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南漳县李庙镇水田坪村文物遗迹调查

南漳新闻网   2018-04-08 09:04   来源:南漳新闻网 关闭窗口

孙义洪

今年2——3月,《湖北社会科学报》、《襄阳晚报》以及多家网站刊发了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常务副会长王善国同志的文章《桃源仙境水田坪》、《南漳曾有一个高蔡国》,引起大众的广泛关注。该文论证了南漳县李庙镇水田坪村是东周时期高蔡国都城遗址的覆盖地,这一观点的提出,对于研究和加重南漳历史文化底蕴大有裨益。近日,我随王善国同志一起踏访了这块神秘之地,并对水田坪村的历史遗存作了一些调查,发现多处古文化遗迹。现将实地调查并结合相关史料加以汇总,希望能为大家更多地了解这一区域的文化面貌提供参考,共同推进高蔡国文化的深入研究。

一、水田坪村地理位置及环境风貌

水田坪村属南漳县李庙镇所辖,位于县城东北约50公里处,北与谷城县盛康镇蒋家岭村毗连,周边相邻的行政村有南沟、齐心、官田,是古荆山(主山)东侧的一个高山村。村域地处汉水中游以南、鄂西山地向汉水中游平原的过渡地带,是古漳水(今清凉河)的发源地、古代楚国西境的重要关隘。村中高山延绵,沟壑纵横,古树参天,沙洲河、焦家沟、段家沟以及清溪山泉穿行其间,村民三五成群,散居于冲沟的高台地和高坡地。青山掩映,奇峰竞举,古朴田园,基本保持着原始的生态环境面貌。

二、水田坪村文物遗迹概况

水田坪村一带虽系多山地区,但在古时仍为咽喉要地,向北穿过谷城可进入川陕、汝洛,向东顺古漳水(今清凉河)而下、可进入襄宜平原。所以,至今村内还幸存有一些历史遗迹以及建于明清时期的山寨、庙宇、民居等。

(一)山寨。水田坪村分布着多座山寨,如:碑神寨、母猪寨等,由于时间受限,只对碑神寨进行了一些了解。

碑神寨位于村委会北部与谷城县分界处。海拔834米,其所处之地极为险要,以碑神寨为最高峰东延相连有3座山峰,远观形如一匹耸立高天的骆驼,连接峰体的驼背陡峭壁立而且狭长,这也是接近山寨的惟一通道,当地也有人称呼这里为“小武当”的。碑神寨的主峰犹如一柱擎天,又似天神矗立,这与碑神寨的得名似有一定的关联。

山寨据险而建,自峰腰垒砌有一道半月形石墙,用以封锁山口通道。石墙系以块石干垒,高大坚固,墙内垒筑高台,当是安置土炮之类的重心防御基础设施。寨内因地取势设防,在山石突出便于观察环境的部位构筑掩体形成散点式梯级防御工事。由于碑神寨主峰峻拔高耸,周围险峭壁立,建构者巧夺天工,利用石隙、岩坎由寨内构筑了一条通往峰顶的天梯,多处部位都需要攀爬翻越。峰顶系为人工开凿而成的天台,平面呈不规则圆形,直径约20米,周边裸露着几块巨石。天台四望,周围群山尽收眼底,村民讲,在晴朗的天气向北远眺,可以看到汉江上移动的机船。尽管山寨规模不大,但据之险地,来犯者要想入侵,几于登天。村民介绍,在其附近常能捡拾到一些子弹壳,证明直到解放初期碑神寨仍然发挥过作用。

(二)泰山庙。泰山庙,村民又称迷浓观,建于碑神寨外侧入口处。早年已经坍塌,现存有依山而筑的石台基,台基为方形,边长约20米,周边散置有一些建筑构件、石条和石刻残件。在台基的中部还保留有香炉、残碑及“二龙抢珠”式碑亭脊饰、神龛的侧壁等石雕及残构件。在神龛侧壁的正面刻有一副对联:“奉天神朝……大显威灵、敬□虎夜……毫光□□”。一块记事碑残损十分严重,仅见“大清道光二十……”(184?)字样,这方石碑就是村民相传的“蔡国碑”,由于石碑的残毁,可信度已无法证实,但也提供出了一个信息,说明泰山庙在道光年间曾进行过整修。

(三)古道。古道位于碑神寨的山脚下,由南向北经王家湾翻过山岭进入谷城县境。古道顺山冲而建,蜿蜒曲折,其二侧修建有断断续续的挡土石墙,盘山道上多处可见人工开凿或垒砌的石阶梯,阶梯面磨损严重,部分石面已显出洼痕,说明古道沿用的久远以及路人往来的频繁。在这条古道的一侧,倒置有一通石碑,“人”字坡形碑顶、碑身和碑座保存完整,只是碑文较为模糊,但字迹依稀可辨。这是一通修路功德碑,碑通高约1.9米,碑身宽0.65米,厚0.2米,碑眉横书“永古千秋”,正文为“有、王、孟、曾”等众姓百余人的捐资名册,立碑时间为“皇清乾隆岁次甲戍(1754年)季冬月吉旦立”。由碑记可以看出,按一个人名代表一个家庭计算,当年修筑这段道路出动的人员至少有二百余人,可见这条古道的重要性。

(四)民居。水田坪村保存有多栋古民居,以余氏民居为例简介如下:

余氏民居位于水田坪村秦家湾。民居坐北朝南,由西向东排列二栋。据余氏后人介绍,余氏开山祖系明清之际由山西洪洞大槐树迁至湖北,落籍谷城县廖家坪,现尚存祠堂及祖宅。清代中晚期,余氏老七、号称余七爷分支迁入水田坪村的秦家湾,现西栋建筑即为当时所建。该建筑为一栋五开间二进院落布局,砖、木、土、石混合结构,工艺精湛,造型融合了中原硬山顶及徽派马头墙的建筑风格并结合地方传统建筑布局等特点。整栋建筑的外墙以条石作基,青砖空斗硬山包砌外墙,灰瓦顶。前部设置的人字坡阁楼式大门,耸立于高大的石台基上,极为壮观。二端外延的围墙不仅高大,而且精细,其上部拼饰的铜钱纹花窗极为实用美观。进入大门,为一宽大敞开的庭院,迎面的主体房屋被余氏后人重建为夯土建筑。

东栋为余七爷的三子所建,五开间二进院,亦为砖、木、土、石混合结构,自前而后轴线对称布局,依次为大门楼及过厅和左右两侧屋、内院与两边厢、厅堂及次屋组合构成。

余家民居在注重建筑实用的同时,装饰工艺也很讲究。外观上在山墙、房檐、屋脊等部位做出丰富的造型,并施以彩绘加以装点;石雕多在主要构件上作装饰,如门帎石、柱础、窗户等,以方格纹、卷云纹、花鸟图案等为题材。木雕多装饰于门、窗、梁架撑角、柱头、廊板等部位。以福禄寿喜、花鸟人物等寓意富贵、吉祥、平安等更为丰富的题材进行装饰。

三、对水田坪村历史面貌的初步认识

从楚国历史文化的发展脉络和历年考古发现来看,南漳县是春秋早期楚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已经得到楚学界的充分论证和认可,楚立国南漳,经过艰苦创业,国力逐渐强大,到楚武王晚年迁郢, 其活动中心已由沮漳之地向江汉平原转移,军事重心的转移使楚国西境(水田坪村即地处古楚之西境)由前沿转为后方,导致力量薄弱甚至空虚,为了确保西境安全,防止外敌干扰或趁虚而入,楚统治者采取怀柔的策略或采用周朝封国的做法,将所灭及臣服之国圈进于向外扩张后的空虚之地,用封王、赐爵、经济扶助、连亲等手段使其归附以填补国力防御力量的不足,这在楚国早有先例。如楚灭罗与卢戎国后,先将其迁入宜城与钟祥之间,作为楚之先锋,当楚沿江汉之地继续推进时,再次将其迁往湖南长沙罗县。立国于西周初期的姬姓蔡国也是这样,历史上就曾一再被楚国灭而又复,故都也一再被迁,国都也因其迁址的位置被冠之谓上蔡、新蔡、下蔡和高蔡,所以高蔡国被楚国限禁于楚之西境水田坪一带是值得探究的。高蔡国被灭,时在战国中期,其实高蔡已归附于楚,实因高蔡有联合外敌反楚之心才终被楚国灭祀。能够佐证蔡国史料的,除了1956年在我县武安镇安乐堰出土的“蔡侯朱之缶”外,其后不久,又在相近的宜城市朱市乡砖瓦厂出土了“蔡大膳夫簠和鼎”。蔡器的频繁发现,能否说明蔡国的核心人物被楚所控制,使蔡国在其划定的范围内活动并履行守土之职责,这一推测应当是能立得住脚的。所以,王善国同志提出的水田坪一带(包括原茅坪办事处所辖10多个村在内)是楚之西境高蔡国覆盖地这一观点,应该引起楚学界的高度重视并进行深入的调查和研究。

通过对水田坪村文物遗迹的调查,现存的古山寨、庙宇及民居都是明清时期的产物,其历史渊源当有待深入调查,它与高蔡国看似没有直接关系,属于两个不同时期的文化,但作为历史文化的传承,可以说,这更加重了水田坪村的历史文化内涵。习近平系列重要讲话读本指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富有远见的思想理论为我们指明了方向。保存好水田坪村及其周边的生态环境,把这一区域作为一个独立单元深入打造,将历史与自然有机相融,给人们增添一个休闲环保的田园,让人们在闲暇之余领略青山美景,品赏甘泉清凉,对于造福社会意义重大。同时,我也深信,沿着楚之西境这条古道继续探寻,一定会有新的发现和重大收获。
   

2018年4月1日
(编者注:孙义洪同志系南漳县博物馆党支部书记、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