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楚都遗址茅坪村

南漳新闻网   2018-12-26 09:20   来源:南漳新闻网 关闭窗口

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常务副会长 王善国

南漳县李庙镇茅坪村老龙洞、将军石一带是楚国早期都城文化遗址,也是楚文化发祥地,本文略作考证,述说这一带文化地位重要。事实证明,茅坪一带是弥足珍贵的风水宝地、举足轻重的文化旺地和前景可观的开发胜地。

省市县旧志书的载录

现将古代“志书”(包括《湖北通志》、《襄阳府志》、《湖北下荆南道志》、《南漳县志》)有关南漳县茅坪老龙洞的资料摘抄,辑录如下,旨在彰显茅坪这一片静悄悄的土地是一块钟灵秀毓、不可多得的风水宝地,造福千秋。茅坪因老龙洞而出名,借西溪护国老龙之神灵而扬名。茅坪一个貌似平常的小地方,却被三级旧志连篇累牍地载录,名垂青史。这也是令人深思的,旨在说明这个地方“来路”不凡,“底码”十足。

——(民国十年重刊本)《湖北通志》对西溪庙、护国老龙之神的载录。《湖北通志》载录:“西溪庙(案:明《一统志》及《襄阳府志》、《县志》俱作斜溪)在县西北百四十里(案:今《志》俱作在县西北九十里),岁以季春、孟冬、塑旦祀龙王之神(嘉庆《志》),庙为宋绍兴时建,敕封西溪护国老龙之神(案:清《一统志》云:宋绍兴间敕赐庙额),明嘉靖二年,知县沈浩重修(《府志》,萧浩有记)”。

——乾隆《襄阳府志》载录:“自县西北流入县东南六十里,与蛮河会。其源出西溪洞,谓之洞河。按:西溪洞,又名老龙洞,在县西北一百四十里。世传有龙居焉,云雷时出洞中,祈雨则甘霖立霈。其流为河,至谢家台下与蛮水合流,入于汉。按:《图》,老龙洞之西,别有一水亦出山涧,流至两河口,合流为洞河”。《坛庙》篇“南漳县”条载录:“斜溪庙:在县西北九十里。宋绍兴时建,敕封西溪护国老龙之神。按:嘉靖二年重修。时知县萧浩撰《碑记》,云:历唐、宋、元、明庙祀勿替,则其来久矣。洞在庙上五里,洞外阴山抱合,日午无光。不通大路,洞中奇寒彻骨。虽酷暑入洞,不能久支。县之溪流皆发源于此,开渠灌田,利益于民最广”。

——《湖北下荆南道志》载录:“……又七十里西溪洞,世传有龙居此,云雷时,出洞中。祈洞雨,则甘霖立沛”。

——(清光绪十一年刊本影印)《襄阳府志》之《山川》篇载录:“西溪洞,在县西北一百四十里,一名老龙洞,世传有龙居焉。流为清凉河,至谢家台下,与蛮河合流入于汉,洞西一水,出山涧至两河口,合流为洞河,其地四山险峻,崖壁如削,有西溪■,在洞下五里,宋绍兴时建,敕封为西溪护国老龙之神,嘉靖二年重修,知县萧浩有记(《湖北通志)”(编者注:■,原为空白,应为“庙”);“蛮河,……(《水道提纲》)其源出西溪洞,洞即老龙洞,在县西一百四十里,谓之洞河,至谢家台下入蛮。洞,老龙洞,之西别有一河,流至两河口,合为洞河”。

——光绪版《襄阳府志》篇载录:“斜溪庙,在县西北九十里,宋绍兴时建,敕封西溪护国老龙之神,嘉靖二年知县萧浩重修”。

——清代同治四年版《南漳县志》载录了“西溪老龙洞图”,两个半幅的地理标志详图,合并为一个完整的“西溪老龙洞图”,为今人了解、研究和开发、利用老龙洞及其配套景点和旅游文化资源提供了重要依据。

——清代同治四年版《南漳县志》载录:“西溪洞,在县西北一百四十里,一名老龙洞,世传有龙居焉。流为清凉河,其地四山险峻,山崖壁如削,有西溪庙在洞下五里,宋绍兴时建,敕封为西溪护国老龙之神,嘉靖二年重修,知县萧浩有记”;《疆域》篇载录:“……至阎家坪,坪之西北有磨坪寺,原名相国寺,创于唐中宗时,岩石幽雅,四围拱秀,产茶,名磨坪茶,为时所珍,惜其不广。三十里至西溪洞,即老龙洞,群峰高耸,庙貌巍峨,祀护国龙王之神,春秋祭享,凡祈□□溪,扳登而上,约五里许,备□牌,文房四宝,锡壶封裹其口,并投水中,辙旋涡面没,良久,壶□而出,内貯水,几分得雨几许,无不应验,虽酷暑,奇寒彻骨,不能久支。洞外阴山抱合,罕见日光,不通大路,水出成河,……”;《坛庙》篇载录:“斜溪庙,在县西北九十里,宋绍兴时建,敕封西溪护国老龙之神,按,嘉靖二年重修,时知县萧浩撰碑记。云历唐宋元明,庙祀勿替,则其来久矣。洞在庙上五里,洞外阴山抱合,日午无光,不通大路,洞中奇寒彻骨,虽酷暑,人洞不能久支,县东之溪流发源于此,开渠灌田,利益于民最广(以上有司岁时致祭)”(亦可详见《襄阳府志》之《庙坛》篇“斜溪庙”条);亦见《艺文》篇《修西溪老龙洞山蹊(□)引》之清清白白的长篇载录;《艺文》篇《西溪祈雨灵应歌用耿鲁台广文韵》(李芸经):“荆山之麓曰柤中,土壤膏腴岁麦丰,沮漳名望彝水雄,灌田千顷需人工。……。西溪老龙果灵通,宝瓶含水一滴同,喷云吐雾弥太空,霹雳倾盆洒鸿濛,草木须臾势鬱葱,欣(觇)禾黍已芃芃。……”;《山川》篇载录:“清凉河自县西北流入县东南六十里,与蛮河会,其源出西溪洞,谓之洞河。按:西溪洞又名老龙洞,在县西北一百四十里,世传有龙居焉,云雷时出洞中,祈雨则甘霖立霈,其流为河,至谢家台下与蛮水合流,入于汉。按图,老龙洞之西别有一水,亦出山涧,流至两河口,合流而为洞河”。

——清代同治四年版《南漳县志》载录:“斜溪庙,在县西北九十里,宋绍兴时建,敕封西溪护国老龙之神,按,嘉靖二年重修,时知县萧浩撰碑记。云历唐宋元明,庙祀勿替,则其来久矣。洞在庙上五里,洞外阴山抱合,日午无光,不通大路,洞中奇寒彻骨,虽酷暑,人洞不能久支,县东之溪流发源于此,开渠灌田,利益于民最广(以上有司岁时致祭)”。编者注:令人费解、又颇感欣慰的是,古县志惜墨如金、一字千金,尤其是同治版县志系私人修纂、私费出版,而且因为出版费用筹措时间跨度较长的情况下,同一《坛庙志》又将卷之九《斜溪庙》的载录原封不动地重新抄录了一遍,经编者仔细审辨,这一部分的志书原稿前后、上下联贯,无装祯错漏或原纂者笔误之嫌,给读者的感觉只是私修县志不太受到编纂体例的束缚,认为斜溪庙的品位重要,所以不厌其烦、郑重其事地予以重复。这是“斜溪庙”在旧县志中的奇迹。

——清代同治四年版《南漳县志》载录了《修西溪老龙洞山蹊引》(本朝教谕刘方祚)(篇幅为4页)、《艺文·诗》篇载录了《西溪祈雨灵应歌用耿鲁台广文韵》(李芸经)、《艺文·诗》篇载录了《题老龙洞(有小序)》(杨铨)(篇幅为两页)、《杂岁》篇载录了《楚,南漳县西溪老龙王庙……》(篇幅为两页半)。这4篇在同治版《南漳县志》中的篇幅都很长,在古代私修私版县志中很少见到,这是“西溪庙”在旧县志中的奇迹。鉴于本书容量有限,这4篇均不予全文载录,请读者阅研旧县志原文。

——民国十一年版《南漳县志》载录:“清凉河,在县东三十五里,源出西溪洞,东流入蛮河(《湖北通志》)……”,“《湖北通志》):西溪洞,在县西北一百四十里,一名老龙洞,世传有龙居焉,流为清凉河,有斜溪庙在洞下。案:洞在今县西北九十里”。

——民国十一年版《南漳县志》载录:“斜溪庙,在县西北九十里,西溪洞下……”。编者注:民国版县志原文接着用长达两页半的小号字体篇幅表述(解释)斜溪庙的历史由来和民间典故,这个“长篇”叙述在旧志中也是极少见到的。说到底,还是因为斜溪庙历史悠久、文化内涵厚重,而且在当时的社会地位十分重要。鉴于本书容量有限,不予全文载录,请读者阅研旧县志原文,弄通全部涵义。这是“斜溪庙”在旧县志中的又一奇迹。

——民国版《南漳县志》关于“南漳西溪老龙王庙祷雨极灵,列于祀典,凡有旱灾祈雨者,到溪结坛拜祷,无不立应,……”的载录,篇幅长达5页(其中首页、末页系半页篇幅),详载了西溪老龙王庙的奇闻逸趣,堪为神秘和难得矣!

以上凡有“□”之处,表明旧志之字迹模糊、难以辨认;县城至西溪洞的距离,古今说法不一,因古小路与今大路不尽相同,故距离有误差实属正常现象,不必苛求古人。
通过对上述志书所列文化典故和古迹沿革进行“张榜公告”可见,古人高瞻远瞩,流芳万世。茅坪一带确实称得上是一座“荆楚民间文化的富矿”,也是一处令人心醉的桃花源和诱人向往的聚宝盆。古代志书原汁原味的载录,在我们的考察见闻中就不再予以赘述。

现代专家学者的论述

现代专家学者(楚学家)对于“荆”、“楚”、“荆山”、“丹阳”、“老龙洞”、“将军石”、古代沮漳二水以及高蔡国的论述,可以使我们看出,老龙洞、将军石一带拥有楚文化的厚重底蕴,文明历史悠久。

一、现代专家学者们对“荆”、“楚”的论述

熟悉了“荆”与“楚”的由来,那么,就可以了解荆山楚水、荆楚大地、楚文化、荆楚文化等历史文化概念和名称,也莫不由此而来。

——《七国考订补》([下],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年4月第1版)载录:“楚封依荆山以为固,荆山在今湖北襄阳府南漳县,为荆州之北境。其或称荆,或称楚者,荆是丛生之木名,一谓之荆,一谓之楚,荆楚一也。荆山之南,多产此木,因以名山,亦以名国。徐中舒师云:‘楚国出自百濮,从低地向北方发展,就逐渐接近居在岗上粗耕的农业民族。他们以战胜的部族居于农业公社之中,他们在自己部族的周围,不是构筑城防,而是种植荆楚或棘围,作为防御之用”。无论“荆”或“楚”,都是指现在山上到处都可以看得到的荆条木,也叫“黄荆条”。

——《中国历史大辞典》(下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0年3月第1版)载录:“荆山在今湖北西部,武当山东南,汉水西岸”,“今南漳县西”,“沮、漳二水发源于此”,“《汉书·地理志》称为‘南条荆山’,西周时期楚立国于这一带”,“荆蛮,楚人的别称,因居荆山,故名”。注:以上“荆山”乃大荆山。荆山是因山上遍布荆条木而得名,因楚人先祖被封于荆山,受封之初尚为部落,首领称为“楚子”、“楚君”,楚武王(熊通)自称为“王”,始为楚国,楚学界称之为“楚武王建成王国”。

——《楚史》(张正明著,湖北教育出版社1995年7月第1版)载录:“楚,又是族名,又是国名。为什么要用‘楚’来做族名和国名呢?顾颉刚说是表示楚人在林中建国,徐中舒说是因为楚人在村寨周围种植别称楚木的牡荆用以防卫。顾、徐二说相近,似较切实。《史记·赵世家》所记“林人”即林胡,是北方的林中人。以北证南,楚人作为南方的林中人,因得‘楚’名,可谓无独有偶。假如要按先后顺序给‘楚’字开列几个义项,那么,首先是植物名,其次是地区名,再次是族名,又次是国名。北方各国是‘荆’、‘楚’混用的,无褒贬之分。楚人通常自称‘楚’,但不讳称‘荆’”;“顾文为《讨论古史答刘、胡二先生》,见《古史辨》第1册,徐书为《论巴蜀文化》,四川人民出版社1982年版。按:周原甲骨的‘楚’字有写作……,都很像林中有房屋,或者有村寨,或者有城邑,但‘楚’字还有另外几种写法”。

——《长江文化史》([上、下册],李学勤、徐吉军主编,江西教育出版社2011年3月第二版)载录:“三、楚文化。……甲文和金文的‘楚’字,似乎表示楚蛮和楚人跋涉在楚木丛生之地,栖息在楚木构筑的寨墙之中”。在该书上册亦有同样的描述(《楚文化卷》)。

——《楚史》(张正明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0年7月第1版)阐述:“楚,又是族名,又是国名。为什么要用‘楚’来做族名和国名呢?顾颉刚说是表示楚人在林中建国,徐中舒说是因为楚人在村寨周围种植别称楚木的牡荆用以防卫”。“……,按,周原甲骨的‘楚’字有写作……,都很像林中有房屋,或者有村寨,或者有城邑”;又载录:“熊绎所居的丹阳,名曰国都,实为村落,估计没有城池,只有‘棘围’之类。棘围是荆棘环绕而构成的寨栅,有防御工事的作用”。由此而来,也可以推测出南漳县古山寨的起源(源头)问题。

二、现代专家学者们对“荆山”、“丹阳”的论述

从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开始,国内外楚学家们聚焦于“南条荆山”(南漳荆山),围绕熊绎时代受封的“荆山”“丹阳”地理方位进行了科学论证,石泉先生、张正明先生多次不顾高龄到南漳县爬荆山越楚岭,跋山涉水,考察楚国早期的文化遗址,并发表了“楚熊绎丹阳南漳说”、南漳是楚文化发祥地等著名论点,湖北省楚国历史文化学会于1994年10月底在南漳召开了第九次学术大会,与会的全国8个省市120多位国内的专家学者对这些观点,绝大多数赞同,只有少数人存疑,但无人反对。

——《张正明学术文集》(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2007年11月第1版)载录:“鬻熊子熊丽迁至雎山(今南漳县主山),熊丽孙熊绎都于雎山南、荆山北,……”。鬻熊乃熊绎的曾祖父,先期到达雎山开垦土地,居住生活。“雎山南、荆山北”的地理方位,大体就在今茅坪村洞河至将军石一带。

——《楚国封君研究》(郑威著,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教育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载录:“楚又称荆,楚王也称荆王。荆君封地当在‘荆’,楚境内与‘荆’有关的地名有‘荆山’。《左传·昭公十二年》载楚右尹子革云:‘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处草莽,跋涉山林以事天子’。‘荆山’之名也随楚人的不断迁徙而变迁。石泉先生曾谈到荆山地望有五处,其中第三处‘在今湖北南漳县西北的第一座大山——将军石,这是春秋、战国直至清初的荆山所在’。曾侯乙简所见荆君在楚惠王后期,其封地有可能在荆山附近,即今南漳县西北地区”。

——《楚文化觅踪》(河南省考古学会、河南省博物馆、河南省文物所编,中州古籍出版社1986年7月第1版)载录的那样:“国土不仅荒凉,而且狭小,是西周时期楚国地理环境的两大基本特征”;“‘居者,居其所也’。这无非是指楚国得丹阳之地据而处之,此外别无深意。至于‘都’,《左传·庄公二十八年》称‘邑曰筑,都曰城’,概念就严格的多了。不难看出,‘居’在古文献中一般与‘城’或‘都’是有区别的,正如同为《史记》,言齐国则称‘都营丘’,叙楚国则文‘居丹阳’,二者的差异也一望可知”;“因熊丽尚居于丹淅之会的丹阳。到熊绎时,被周所逼,才南渡汉水,避入雎山后,将其改名为荆山。……荆山……‘巅广袤十有五里’。楚国为什么要由肥沃的丹淅平原迁到全是草莽森林并‘气候严寒’的偏僻荆山呢?应是遭到周朝的不断征伐,而不得已南迁的”。

——《楚文化源流新证》(王光镐著,武汉大学出版社1988年11月第1版)载录:“由是可见,古荆山位在今南漳西北八九十里处,即古漳水源头所在的荆山,亦即‘荆州’北界的《禹贡》南条荆山,更即楚熊绎‘辟在荆山’的荆山”;“综上所述,可知熊绎的荆山不是泛指的荆山,也不是或南或北的其他荆山,而只能是位在今南漳西北八九十里处的古荆山。楚丹阳与荆山的联系,最早始于熊绎,而当熊绎之时,楚丹阳应该在荆山的脚下。这,就是我们对‘熊绎辟在荆山’的全面理解”;“由上述,可知沮漳河也是判定西周楚丹阳位置的一大地理依据,它们当为今蛮河、王家河。史称古漳河发源于古荆山,古沮水的发源地也与古荆山相距不远,而今蛮河、王家河恰在南漳西北的古荆山附近。古‘荆山’与古‘沮漳’这两大地理实体的联系,正是它们同为鉴别楚丹阳地望标准的反映”;“熊绎丹阳地理环境的特点一是近傍高山,二是荒芜、偏僻,三是有一处较平坦的土地”。王光镐先生时任武汉大学历史系副教授、湖北省社会科学院楚国历史文化研究所兼职研究员、湖北省楚国历史文化学会秘书长。

——《楚史》(张正明著,湖北教育出版社1995年7月第1版)载录:“丹阳……西面是高山,平均海拔约800米。附近是低山和丘陵,海拔在200——300 米之间。东面是河谷和丘陵,海拔只有100米上下。这样的地形使楚人退可保聚,进可攻取。当时的楚地虽不是上上沃壤,但农、牧、渔、猎各业咸宜。当时的楚人虽生计不丰,但通常无冻馁之虞。荆山上有铜矿,荆山下有盐矿,虽很小,但对小国寡民的楚也算是重要的富源了”;“熊绎所居的丹阳,名曰国都,实为村落,估计没有城池,只有‘棘围’之类。棘围是荆棘环绕而构成的寨栅,有防御工事的作用”。早期楚都可谓“不设防”。早期楚人尚且没有严格的等级制,加之初次落户于荒凉地带,不需“设防”。

——《秦与楚》(张正明著,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2007年12月第1版)载录:“《墨子·非攻·下》云:‘昔者楚熊丽始讨此睢山之间……’。在先秦的典籍中,说到熊丽的仅此一句,后来司马迁在《史记·楚世家》里说到熊丽为鬻熊子,……。按:睢山即后世的祖山、沮山、柤山,其地即后世的柤中。睢山主峰今称主山寨,在湖北南漳县北部,山南有河谷宜于屯聚……”。笔者认为,这个地方,应当是指高峰麓、赵店、阎坪、茅坪一带。

——《楚文化史》(张正明著,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年8月第1版)载录:“丹阳,名为国都,然而没有城池,只是一个寨子,类似后世所称的‘棘围’。北有雎山,即今主山寨;南有荆山,即今荆山。丹阳这个地方,西有连叠的山岭,东有开阔的河谷”。“雎山,因其地多山楂或猕猴桃而得名。荆山,因其地多牡荆而得名。楚人长期在雎山和荆山之间拓荒,生计是相当困难的”。无怪乎,楚学界也把荆山称之为“楚人的井冈山”、“楚人的‘荆’冈山”,寓意深刻,启迪性强。

张正明先生原系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副院长、学术顾问,并受聘为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中国民族史学会副会长、中国屈原学会副会长、湖北省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常务副理事长、湖北省屈原研究会会长,是楚学的主要开创者和奠基人,也是著名的“楚熊绎都城丹阳南漳说”重要论述的最早提出者、积极倡导者和竭诚支持者,并被赞誉为“中国楚学泰斗”。

三、现代专家学者们对李庙茅坪“老龙洞”、“将军石”的论述

南漳县李庙镇老龙洞、将军石、主山寨、高峰麓等地(村),是上古时代“南条荆山”所在地、楚人上古时期进入南漳荆山后的始居地、楚国熊绎时期都城丹阳的首选地,文化底蕴特别厚重,历史背景非常重要。现将有关楚学家的论证观点摘录如下:

——《古代荆楚地理新探》(石泉著,武汉大学出版社1988年10月第1版)载录:“我在《齐梁以前古沮、漳源流新探——附荆山、景山、临沮、漳乡、当阳、麦城、枝江故址考辨》(已收入本书)一文中曾考定汉魏六朝直至清初,一系列地理名著中所记荆山(主峰)地望都是在今南漳县西北80里左右处。……古漳水(今清凉河)的上源之一就在今南漳县西北八、九十里老龙洞附近的山峰,今名将军石,海拔1046米。从地形图以及我们的实地调查所见,此山的东、北、南三面诸山都低矮得多(海拔都在五、六百米以下),只是西(偏北)面稍远处始有更高的山。所以从东南方的平原远望,此山是较近的一座最突兀的主峰,与古荆山位置正合,其形貌也同汉末王粲《登楼赋》所说:‘平原远而极目兮,蔽荆山之高岑(《尔雅·释山》:‘山小而高,岑;山大而高,嵩’),以及《元和郡县图志》所描述的‘荆山在(南漳)县西北八十里,三面险绝,唯东南一隅才通人径’的景色相符”;“在今南漳县西北的第一座大山——将军石,这是春秋、战国直到清初的荆山所在,其得名,当在春秋初期楚都自丹阳迁郢之后,东去楚郢都(当在今宜城县南的楚皇城遗址)约200里左右”;《古荆山、景山、沮漳上源及相关地名示意图》、《临沮(汉、六朝)漳乡及相关地名位置示意图》、《古沮漳二水、郢都江陵和古鄢都、宜城、中庐……鄢维涑三水及相关地名位置示意图》(图22)中,亦将“古荆山”地理位置标注在“将军石”附近、老龙洞、洞河一带,主山寨东南部。又载录:“……乾隆《襄阳府志》说清凉河发源于南漳县西北140里的西溪洞,又名老龙洞。同治《南漳县志》、光绪《襄阳府志》等皆沿袭其说。但同治《南漳县志》于具体描述县内交通路线时,则云县西北路经龙门集、阎家坪至西溪洞(老龙洞)共只90里。民国《南漳县志》据实地调查及明人的专题记载,亦云在县西北90里。从较详的地图上可以看到,在这里(水田坪南,赵家店北)正有一座大山,海拔1046米,当地称之为‘将军石’。此山的东南北三面诸山都低矮得多,只西面(偏北)稍远处,始有更高的山。所以,从东南方远望,此山是较近的一座最突出的主峰,而又同《元和志》等所记荆山方位、里数、以及‘三面险绝,唯东南一隅才通人径’(见上引《元和志》)的特征,都大致相符”;“老龙洞就在此山北麓。今清凉河上源之一也在这里,称为‘西溪’。上引民国《南漳县志》中记载的明人周绍稷《重修斜溪寺记》一文中,对西溪洞(老龙洞)的位置已有很清楚的记载。这里的龙王庙是个历史悠久的、自南宋以来就已著名的有‘灵异’的地方。据此,《府志》所谓西溪洞(老龙洞)在南漳西北140里之说实误。但也应指出,现在的清凉河最远的水源还在今南漳、谷城交界处的主山附近,比《元和志》等所记荆山与南漳间里数多几十里。这可能是由于古人对西面深山中更远的上源不很清楚,因而就以比较著名而又较近的古荆山(今将军石)西溪洞之水作为古漳水了”。《楚辞文化》(萧兵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年12月第1版)对于荆山、南条荆山、丹阳荆山……,在南漳县西北八十里……,“勇武而狡黠的楚先人是很懂得掌握这条‘通道’的重要性和历史意义的”。

——《楚灭国研究》(何浩著,武汉出版社1989年11月第1版)载述:“石泉先生考证,魏、晋沶乡县在湖北南漳老龙洞以北的谷城东南境,沶乡东南有七里山,故断定‘古鄢水发源地当今南漳东北境近襄阳县界的七里山’。……”。由此说来,广义的茅坪一带(原茅坪农业办事处)又是魏晋时期沶乡县城遗址覆盖区。何浩先生系湖北省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以专门研究楚灭(小)国而著称于楚学领域。

——《楚国历史文化辞典》(石泉主编)以及有关典籍对“荆山”的解释:荆山是楚国山名,随楚都迁徙,……后期在南漳县西北部。《水经·漳水注》“虽群峰竞举,而荆山独秀”,符合漳水地望。《左传》昭公十二年,楚右尹子革答楚灵王问时说:“昔我先王熊绎,辟在荆山,筚路蓝缕,以处草莽,跋涉山川,以事天子,唯是桃弧棘矢,以供御王事”。专家们认为荆山在今南漳县西北80余里,因为自中唐以来一直沿袭此说。……今有的学者也认为古荆山在今将军石一带”。

石泉先生是著名历史学家、历史地理学家,原系武汉大学资深教授,兼任湖北省楚国历史文化学会理事长、湖北省考古学会副理事长,是武汉大学历史地理学科的创立者与奠基人,在历史地理学界享有盛誉。

四、现代专家学者们对古代“沮水”、“漳水”的论述

楚学家、历史地理学家经过科学考证后认为:今蛮河即上古之沮水,中游地区的历史地名“临沮岗”即可佐证;今清凉河即古漳水,源头之一就在茅坪老龙洞,因此今蛮河中上游地区亦属楚文化发祥地。

《楚国水利研究》(刘玉堂、袁纯富著,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教育出版社2012年11月第1版)载录:“但是,也有学者认为宜城附近的蛮河在先秦时期不是夷水,而是楚国的漳水和沮水所在地。……今蛮河的中游近上游处,亦是楚人活动最早的地方”;“在楚国西部的沮、漳河流域,从地理形势上看,沮、漳二水皆发源于湖北荆山东南脚下。……在这一地区,土地肥沃,气候适宜,且物产和水资源极为丰富,是人们发展农耕文化的理想地方”。

五、现代专家学者们对古代“高蔡国”及其周边诸侯国的论述

南漳县李庙镇茅坪(老龙洞)一带不仅自身是“侯国之都”,而且周边地区也是国都林立,例如,上古时期,紧邻的北边、今谷城县南河一带有古彭国,另外周围还有绞国、卢戎国(西溪老龙洞的东南部,今南漳县九集及其周围地区,古卢戎国的“母亲河”——南漳县四大河流之一的维水的源头之一[承雨范围内],就在茅坪一带),战国时期也是高蔡国的领地,这4个小国最终都是被楚国所灭掉的。

——《楚灭国研究》(何浩著,武汉出版社1989年11月第1版)亦有描述:“……。据此考证,此蔡约在今湖北保康以东、南漳以北、襄阳西南之间的群山之中。蔡都,也因此以‘高蔡’为名”。另外,该书也对于“蔡(国)”、“高蔡”有专门论述:“蔡国最后灭亡前的境土,由此可以认定,约在保康以东、南漳以北、襄阳西南一块不大的地区之内。蔡都,当位于荆山东麓的群山之中。有如初迁之蔡都取名新蔡,二迁之蔡位于淮滨低地因称下蔡,战国时再迁之蔡位于高山地区,因以高蔡为名”。茅坪一带俗称“南漳的北方地区”,是高蔡国遗址所在的方位,笔者曾在《桃源仙境水田坪——西周成王年间熊绎受封于“南条荆山”丹阳遗址所在地、战国时期高蔡国都城遗址覆盖地考察详录》一文中进行了归纳论述,在未进行深入、系统的考古印证之前,我们姑且说,茅坪一带也是战国时期高蔡国文化遗址的覆盖地。

——《楚国封君研究》(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教育出版社2012年9月第1版)载录:“综上所述可知,至少在怀王时期楚有彭君,封地或在今湖北保康至谷城一带的南河下游地区”。笔者认为,这个地方,应当也涉及到高峰麓、赵店、阎坪、茅坪一带。

通过对上述楚学家们数十年来呕心沥血的论述成果的原原本本地“安民告示”可以窥知,茅坪一带是楚文化发祥地、楚国早期都城熊绎受封的荆山丹阳遗址所在地,堪称荆楚文明的“摇篮”,历史文化品位卓越超凡。对于上述楚学家们殚精竭虑的实地考证和引经据典的科学结论,在我们的考察感受中就不再重复。

走访考察观光李庙茅坪的感受

2018年9月22日,适逢中秋节“小长假”第一天,笔者一行自费亲临老龙洞考察楚文化遗址,李庙镇政府机关干部曾祥煜同志陪同,家住老龙洞山麓的茅坪村生态养蜂大户姚本财同志担任业余导游(义务向导),确保了此次考察活动一举成功。

专程走访、实地踏勘茅坪老龙洞,也是笔者20多年的心里积淀。通过我们一行考察的所见所闻,透露出老龙洞及其周边遗址和景物的不同凡响:青山秀水,层峦叠嶂,民风朴素,底蕴厚重。

感受之一:李庙茅坪险峻叠翠。

荆山主要位于房县——南漳境内,史称“南条荆山”(位于中原以南,古人称横向山脉为“列”、纵向山脉为“条”,故名之),后人通称“大荆山”,是中国五大荆山之一;史料载录的“荆山在(南漳)县西北八十里,三面险绝,唯东南一隅才通人径”,老龙洞、将军石一带是楚国早期首领熊绎时期受封的荆山丹阳遗址所在地,上古初期的楚都(楚国始都)或曰“有都无城”、“无城之都”,那是当时社会生产力低下、尚未进入铁器时代的缘故,这里的“荆山”是楚都丹阳的“靠山”,是那个科技并不发达、视野尚不够开阔时代的“荆山”“真面目”,可谓“小荆山”,也是周王朝以及以及早期楚人心目中的“祖山”、“圣地”,通往东南方的平地——洞河河谷(茅坪河谷)地带(今茅坪村委会居于中间开阔之地),正是都城丹阳遗址所在地。如果我们不是身临其境的话,是极难猜想出古籍对其描述与实际地貌该是何等相同!无论早期楚都丹阳建筑格式显出的是村落、棘围、寨栅还是堡垒,在茅坪一带都是因地制宜的。如果我们现在用“南漳李庙茅坪村,荆山丹阳楚都城”来作为旅游文化宣传口号的话,那是当之无愧、名副其实的。因为“证据确凿”的是,南漳县李庙镇茅坪村老龙洞、将军石一带就是古之“荆山”、“楚水”。

我们一行自洞河岸边乡村公路上往西北方瞭望而知,老龙洞处在大山环抱的山腰之上、岩石之下,直视山里山外之地形,颇有“S”形或“蛇”行状,据说当地群众又视其为“八卦形”,无论怎样来形容,都是最美的线条组合。初秋之际,我们仍感“东方风来满眼‘绿’”,山里山外苍翠欲滴,葱葱郁郁。触景生情,浮想联翩。“无限风光在险峰”,特殊的自然地理、人文地理和经济地理造就了茅坪独有的“小气候”,茅坪的“水土”与众不同,现为南漳县天然林保护工程区。民国版《南漳县志·舆地》载录:“荆山设三面之险”,我们在老龙洞门口“欲穷千里目”,可惜被硕密林木遮住了望眼,又从洞边往上攀爬,意在“极目楚天舒”,只是山外之山挡下了视线。曾经有情不自禁的放声高歌者咏唱到:人说茅坪好风光,地肥水美五谷香,左手一指是谷城,右手一指是保康,站在那高处往下一望,你看那洞河的水呀,哗啦啦地流过了楚的丹阳城。信手拈来,恰如其分。

过去耳闻茅坪村生态优美、植被完好,并有四大名气——中南第一银杏树(位于原将军石村)、大柳树(村委会所在地)、野生杜仲树以及天然杉树,其中,素有“中南第一银杏树”之美誉的千年古银杏树成为荆楚大地的地理标志,大柳树和柳树林在县内很有名气,沿途所见的、湖北老龙洞杜仲开发有限公司的杜仲原料基地、天然杉树是很醒目的原生态美景。“荆山叠翠”早在清代同治年间以前就位居“南漳八景”之首,茅坪一带位于荆山腹地,想必古人命名最为重要的“首景”时,也一定会从这里受到启迪。“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我们来时也遇到了不少外来游客开着高级轿车驰向村委会门口停放、歇息,并作补给准备,看样子肯定是要去“更上一层‘麓’”的。

感受之二:李庙茅坪奇特独秀。

《水经·漳水注》载录“虽群峰竞举,而荆山独秀”。我们一行进山沿途但见山清水秀,树木茂密挺拔,野生植物密密麻麻,藤绕树,树缠藤在这里并不算稀罕现象;天高任鸟飞,大大小小的野生动物满山穿梭,各种鸟类在天空、山间自由翱翔;小溪(泉流)叮咚响个不停,奔流到海不回复,瀑泉时隐时现,鱼翔浅底,野生鱼类欢快地畅游在泉水和石缝中;漫山遍野都生长着中药材和山花、野果,尤以路边、树林里野生八月奓(炸)最为引人瞩目,八月奓被荆山民间称誉为“野香椒”,药用食用兼而有之,成熟之际以外皮泛出美丽的红晕、外壳炸开后一分为二、暴露出黑白相间的瓤与籽而惹人喜爱,或吊在空中,或挂于数杈上,或卧在路边,俯首皆是,鸟儿也毫不畏惧地争食着,分享人间美味,人与自然和睦相处也!最叫人钦服的还是义务向导、生态养蜂大户姚本财同志,他依托山岩优势放养本地土蜜蜂(中蜂),大发生态之财,一本多利,省人力省时间,当我们一行来到关门石偏岩,看到野毒蜂子叮咬、吞吃蜜蜂时,他挺身而出,见义勇为,奋力用竹耙子追打野毒蜂。他随时不会忘记提醒我们要安全第一,直截了当地安慰我们——糖蜂子不咬人,一举消除了我们满场儿的紧张情绪,他的恪尽职守、助人为乐、无私无畏的豪情,令我们敬佩有加。同时他也不无自豪地告诉我们,他出品的原生态高山蜂蜜不愁销路,因为质量好、信誉高,又是健康、有机食品,每到秋冬产糖之季,消费者“闻‘蜂’而至,门庭若市,有机糖品真还供不应求呢!

姚本财同志一路介绍:⑴相传老龙洞很神奇,当地百姓欲在山下为护国将军建庙以示纪念,不料一夜之间,洞里老龙将建庙的椽木檩条石头砖瓦全部转移到山洞边,这是后人所说的西溪老龙庙的来历;⑵老龙洞是洞下有洞,清澈的泉水顺势流下,在下面百米左右又形成一处洞景——娘娘洞,只是地形陡峭,可瞰而不可及;⑶老龙洞洞口前面下侧山坡上有石头镜子和梳妆台,形象逼真,惟妙惟肖,传说是专供龙王爷坐在洞内梳妆、打扮之用的。再往下面探寻,叫花子岩的传说就更多了;⑷过去老龙洞前左右各有一条石头块铺成的大路,因为来老龙洞烧香拜佛求福者络绎不绝,民间通常是自发地约定:从左边上山、从右边下山,以免造成拥挤,危及行人安全,过去的石头路面虽经风吹雨淋泥水冲刷,仍旧依稀可辨路基,少数路段尚可拾级而行,也可以在路边磨得精光的青石板上歇息;⑸现在前来涉幽探秘、休闲观光的县内县外(包括武汉、襄阳等大中城市和周边县市)各类人群较多,带动了村里的农家乐,搅活了民间土特产外销,农民们很高兴地“忙财”。筑巢引凤,喜雀往旺处飞。驴友们奔走相告,口耳互传,把老龙洞、将军石炒作得沸沸扬扬、热热闹闹,使得茅坪村闻名遐迩,身价倍增。

感受之三:李庙茅坪底蕴非凡。

茅坪老龙洞一带过去特别有灵气。据南漳县李庙镇文化站原站长、原茅坪(办事处)党总支书记王定财同志提供:南漳县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结果表明,老龙洞位于李庙镇茅坪村老龙洞沟源头洞扒山半山腰,洞座西南朝东,洞口呈三角形,宽6.8米,深20米,洞口西壁设有一个祭祀之处,为青石板做成,形成三面墙,内供一殘石雕像,仅剩下半身。洞内有三个小坑,坑内泉水清澈,这就是当地人所称的“‘老龙洞’三潭”,3个潭里的水涌出老龙洞,奔向老龙沟注入洞河。从老龙洞下山约3里路,有一个从沟底拔地而起的山崖,叫“偏崖”,这里是到老龙洞的必经之地,崖壁底部略内凹,绝壁之上距地面约3米的位置放有一块长0.52米、宽0.34米、厚0.05米的石碑。该洞西为洞扒山,东为老龙洞沟,南为南洼。此洞是一个自然山洞,洞前较平坦,两侧山势陡峭,杂草丛生,树木茂盛,荆棘横陈。洞内清泉潺潺,长年不断。据当地民间传说,过去这一带修建了99间庙宇,并有青石浮雕,建有大成殿、明伦堂等祭祀性建筑物,规模庞大,气势恢宏,远近闻名。茅坪村时任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王要东同志说,茅坪村版土面积27平方公里,步移景异,处处皆景,若想到老龙洞考察、观光的话,一定要带个空瓶子,最好是水壶或塑料壶,灌点洞内的好水带回来,天然的干净卫生,富含有机营养元素,民间传说洞里的泉水才是显灵的神水呢!

茅坪老龙洞一带过去非常和谐。据民间传说和年长者的回忆表明,西溪老龙洞自古就是一块“风水宝地”,是人们在大旱之年里“祈雨”(或祷雨)的绝佳之地,也是三国时代柤中移民屯垦遗址所在地。据湖北老龙洞杜仲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副会长刘冬成同志介绍,过去人们不辞辛劳、跋山涉水亲临老龙洞烧香拜佛,主要目的就是求福、求财、求子、求雨、求好运,只要诚心诚意,并且相当灵验。据说过去不少远道而来的善男信女们腊月三十晚上(除夕之夜)还带着铺盖(被子),冒着严寒,提前赶到洞门口,通宵睡在地上,以便许愿,以期还愿,心灵之虔诚,不言而喻。经笔者查阅同治版《南漳县志》载录:“南漳县西溪老龙王庙水旱祷雨极灵,列于祀典,凡有旱灾,祈雨者到溪结坛拜祷,无不立应。洞中有漩涡,深不测,龙处其中,祷者以空罂包纸布数层,投潭中,随漩涡而入,少顷,浮出布纸,仍乾,罂内有水,或一寸,或数寸,捧戴于首,飞马而行,洞中□有黑云雷电随之,……”。笔者又查阅民国版《南漳县志》载录:“南漳西溪老龙王庙祷雨极灵,列于祀典,凡有旱灾祈雨者,……”,其内容与上述的同治版《南漳县志》载录略同。洞河亦因河水源头在老龙洞、沿途汇聚众多溪流而得名。

据原阎坪乡党政综合办公室主任、南漳县城乡建设局办公室原主任刘友忠同志向笔者介绍,“将军石”的得名,源于该地有一块石头棋盘,传说有两位将军在此地下过棋,长时期对弈而且不分胜负。李庙镇政府驻村干部曾祥煜同志也说过,千古银杏在中南五省顶呱呱地叫响,正因此,他经常听到当地老百姓无不骄傲地说:我们这个地方也确实是了不起!

老龙洞又称“西溪老龙洞”、“斜溪老龙洞”,附近的老龙庙又称“西溪老龙庙”、“斜溪老龙庙”、“西溪庙”、“斜溪庙”等等。为此,笔者过去曾经专门咨询、走访过李庙镇党委原宣传委员、党政综合办公室主任李顺龙同志,他说,茅坪空气清新,负离子含量很高,非常适合于休闲、健身、养老,游人到了老龙洞门前,顿感阵阵清风拂面而来,沁透心脾,似乎又恋恋不舍地娓娓飘离,咋不叫人忘我地留念?这种现象是否与“斜溪”等称谓有关?尚待进一步考究,反正这个地方的确是有点“捉摸不透”。茅坪村原党支部书记王定文同志也说过,过去老龙洞、老龙庙规模庞大,石刻林立,沿路都是古建筑物,雕梁画栋,壮观得很,方圆好几百里的善良群众都来点香敬佛,一年四季都是一个川流不息的热闹地方。

刘冬成同志曾经多次说过,他在公司注册过程中,始终保留了“老龙洞”这块文化品牌(该公司的前身分别为南漳县李庙杜仲茶厂、南漳县老龙洞杜仲茶厂),无论是于商道还是于楚学,都是具有前瞻性战略眼光的,把“老龙洞”这块品牌擦亮打响,连同杜仲系列有机食品开发,他是有效利用文化遗产为经济社会服务的成功典范,利民利农。他过去拟开发老龙洞文化旅游资源,专门拜请著名楚学家、时任襄樊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会长的陈心忠老先生题写了“老龙洞”洞名3个字,并聘请了能工巧匠准备镌刻于洞门上方,还专程将老龙洞里泉水送到上海光明集团公司进行化验分析,据说水里有好几样微量元素成分,都是其他天然矿泉水中很难见到的,科学地取得第一手资料。“上善若水”,此亦谓也。后来因为公司所在的襄阳杜仲产业园生产、销售业务特别繁忙,无暇顾及,尚未来得及实现这个良愿。笔者认为,要本着“保护第一”的原则,优先呵护好这一带珍贵的文化遗产,继续深入广泛地挖掘民间文化底蕴,厘清“茅坪”一带尤其是“老龙洞”、“将军石”的神秘面纱,为人类的精神财富宝库再添砖加瓦。

我们一行从洞河进山后,沿途有明朝始立的有关老龙洞的巨型记事石碑、多处古民居、造纸作坊、古水渠遗址,遗憾的是住户已经外迁,干打垒民居正处于“自然朽”状态,古造纸作坊已被野草和藤蔓攀爬覆盖,只有内行才可“看门道”,好在是,湖北老龙洞杜仲开发有限公司建造的干打垒工作用房完好地静卧在那里,平时有守山场(杜仲基地)的农友们在此屋里工作、生活和居住,成为桃花源里的“桃花源人”,给外来者带来了生机,东南面土墙上用粉笔十分流利地书写的“杜仲开发,大有可为”的宣传标语,若不是出自房主刘冬成同志的杰作,也是出于守山农友的匠心,因为标语的位置较高,而且书写工整流畅,外来人没有这个便捷的“专利”,蕴含着杜仲开发的潜力,窥视出刘冬成同志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结缘于茅坪杜仲以来的艰难历程。从我们上山沿路走过的二山门、店洼、关门石偏岩、娘娘洞、萝卜地、叫花子岩、梳妆台等小地名就可以想象得到,如今寂静的荒山野岭,曾经是那么的韵味非凡!

我们一行沿途看到遍地丛生的荆条木树,又情不自禁地联想到了令荆楚大地引以自豪、在中华文明史上占据重要地位、在世界文明进程中具有不可替代作用的楚文化、荆楚文化,“金南漳”才是它们的根本(俗称“根儿”)和源泉。楚文化主要指楚国在它所生存的840多年历史中创造的灿烂的民族文化,荆楚文化主要指荆楚大地包括楚文化在内的全部历史文化,“楚文化”和“荆楚文化”的关系是源与流的关系。据悉,具有浓烈开放意识的李庙镇委镇政府机关公仆们建立了李庙老乡工作群,老乡群美名曰《楚文化发祥地》,这就促使楚文化与区域经济发展、历史文化传播推介与交流影响、对外开放搞活紧密结合,“楚文化发祥地”随着“天南海北的李庙人”走向世界,包容一切,笔者由衷地认为,这是楚文化事业锦上添花的生辉妙笔,正所谓“有理走遍天下”。人民是真正的英雄,群众出智慧、出才干,人民群众是历史的推动者,更为重要的是,人民群众是地域文化的见证者和地方文化遗产的保护者以及精神家园的守望者。

特别有意思的是,清代同治四年版《南漳县志》的载录:“过老鸦山十姑洞,俗传县北老龙洞,洞君得十子十女,此第十女也”(编者注:此十姑洞即地处全县最南端的双坪十姑洞,居于此十姑洞之女系地处全县最北端的茅坪老龙洞洞君第十女。由此传说看来,古代对外交流与传播具有开放式、外向型、融合性、人情化等特征,以故事传奇神化、人们不辞辛劳为本色)。笔者从村委会档案里全体村民《花名册》中获悉并经村两委主要领导王要东同志确认,全村现有丛符钞未丰景史浦于关邓代田范任伍章高齐邹鲍金梁谭姚楚毛谌夏贾等30余个稀有姓氏,其中丛符钞未丰景等稀有姓氏尤为罕见,说明这个地方历史之悠久,人口来源广泛。

据笔者了解到,民国十一年版《南漳县志》载录:“观音沟水出皇界南流十三里抵小河口”,“泗渚河一作四都河,河水出皇界鱼泉洞,东流五里迳官司垭三里迳……”。编者注:观音沟、皇界在今茅坪村境内,小河口在齐家岗村,泗渚河下游在龙门。其中,“皇界”这个上了古代志书的小地名应该是有很大来头的,因为古人敬畏皇权,谈“皇”色变,无论男女老幼,无论书面语还是口头语,主动地避讳“皇”字是古人的本能反应,在高度集权的封建专制社会,尤其是“文字狱”盛行的清代,老百姓生怕在平常言语和行为上冒犯了皇帝老爷,随时担心会“祸从口出”,极端地恐惧“欺君之罪”,哪个还敢乱称“‘皇’地”、并以“‘皇’地”自居?既然古代人们就明目张胆地命名皇界、且有旧志书重复记载,来龙去脉就绝非寻常,这在县内地名文化史册上也是无与伦比的。由此而来,这个“皇界”也必然与古代“皇”流之辈有着某种必然联系,当地蕴藏着的典故、故事、传说,是值得深入挖掘和全面总结的。

感受之四:李庙茅坪旺香幸福。

茅坪老龙洞一带过去十分繁华。紧邻阎坪、赵店集镇,地处交通要道,属于战略要地,易守难攻。据民国十一年版《南漳县志》载录,民国时期,阎家坪就设为“市”,而且是全县28个“市”之一,也是(西)北部地区最远的一个“市”,若继续从此“南下”的话,可以再抵达石门集、龙门集,它们皆为“市”,而且是县内的“闹市”。如果从阎坪集市再予“北上”,紧邻的就是赵店集市,虽说不是过去县衙(府)直属的“市级”序列,但此集市与众不同之处就是设立有山西会馆(古代外地人在本县设立的商会会馆共有6处),凭借想象力可知,既然这里设置了会馆,山西晋商一定数量不少,“商帮”是免不了的。晋之儒商触角遍及天下,赵店的民间贸易是何等昌盛,繁华程度可以尽知。茅坪过去也是谷城县以南、本县以北(今水田坪村、胡家坪村)人们到阎坪、石门集镇赶集的必经之路,这条商贸大路在两县经济社会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而且无可替代,如今仍然是重要的交通、信息、物流中转站。

茅坪确实是一处荆山桃花源。综观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记》可知,世外桃源必须具有以下鲜明的特征:地形封闭狭长且两边为高山,中间开阔,地肥水美,密林茂,物产丰富,自给自足;古聚落两端出口狭小,时而豁然开朗,时而柳暗花明,隐蔽性强,极不容易被发现;似有与世隔绝之感,远离尘世,善待他人,团结和睦,热情互助,自得其乐,赛若神仙,健康长寿……,桃花源所具有的独特优势在茅坪都可见到明显的轮廓。据曾祥煜同志说,去年以来,茅坪村两委班子认真落实“河(库)长制”,集中力量整治洞河河段,硬化绿化河堤,使沿岸显得更为亮丽,同时大力发展绿色经济,增添了桃源仙境的吸引力。据时任茅坪村委会财金委员、新当选的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姚本超同志介绍,全村3个村民小组,155户,559人,耕地面积534亩,其中:水田297亩,旱地237亩,山林面积34000亩。俗话说,“桃花源里好耕田”,属于省级贫困村的茅坪村,在襄阳市三道河工程管理局、南漳县审计局、南漳县史志办精准扶贫工作队等市县“领头雁”们的直接帮扶、有关部门具体指导下,村两委班子成员带领群众奔走在精准脱贫和防贫致富的快车路上,建设文明幸福的现代化新农村,争取今年“出列”(退出“省级贫困村”行列)。聪明智慧、勤劳勇敢、开拓进取、朴实善良的“桃源民”们以党的十九大精神为指针,在上级党委和政府的正确领导下,发扬早期楚人在荆山丹阳“筚路蓝缕”的艰苦创业、奋发图强精神,正在全力以赴地建设“美丽茅坪”,努力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决胜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

2015年以来,全村经济社会统筹协调,物质文明、精神文明、生态文明齐头并进,村里成立了乡风文明理事会、南漳县柳树林种植专业合作社。市县精准扶贫工作队强化党建引领,助力精准脱贫,“把贫困户当亲戚走”,运用“产业党支部+基地+农户”的组织模式,使基层党组织成为连接产业户与基地的重要纽带。在相关部门的积极配合协作下,依照“做优艾蒿,做强香菇,做活产业”的总体思路,确定了脱贫攻坚的具体措施(建设80千瓦光伏发电和12万袋代料菌,发展集体经济;改造300亩核桃基地、100亩中药材生产基地,增添致富后劲;聘请畜牧师全年跟踪服务搞好万只鸡、千头猪、百只羊养殖;争取12公里的旅游公路建设,对中南六省第一银杏树所在地将军石、村委会所在地柳树林进行改造升级,打造美丽乡村,全面治理洞河河道,开展基本农田土地整治,新建柳树林文化广场),“一河一林、一树一业”(以洞河为核心,带动柳树林、银杏树品位提升,发展食用菌产业)的脱贫致富格局已经形成。

茅坪一带钟灵秀毓、物华天宝,旱涝保收,文物古迹众多,文化遗产丰富,历史上就是“蚕吐丝,蜂醸蜜,有木耳,有生漆”的“金南漳”的缩影,素有“小桃源”之美称,独特的地理区位,秀美的山川河流,完好的森林植被,是令人返朴皈真的桃源仙境,成为决战精准脱贫的坚实基础。改革开放以来,全村人民沐浴党和政府惠民政策的东风,承先启后,继往开来,弘扬传统,立足世界,积极留住具有三千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根脉,为后人预留一份文化财富和精神美餐。文化是民族的基因,是地方的血脉,是旅游业的灵魂,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引掣,茅坪是一方有着无穷魅力的旅游胜地和流连忘返的投资旺地。原生态、科学化保护好这一方圣洁宝地,为的是将来能够更好更多更大地争项争资、招商引资,实施项目兴村战略。将来条件成熟时,茅坪村可与周边地区(村)联合打造生态文化旅游、休闲农业旅游,借助于生态灵气,打好文化品牌,既吃祖宗饭,又修子孙路,“钱景”无限看好,兴旺发达。

(注:本文在写作过程中,曾经得到了驻茅坪村精准扶贫工作队队长、茅坪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县审计局党组书记、局长、襄阳市作家协会副主席李道立等同志的大力支持和热心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