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南漳夹马寨造纸作坊今昔

南漳新闻网   2020-08-06 19:15   来源:南漳县融媒体中心 关闭窗口

范文强
  从南漳县城出发,沿着曲折的盘山公路,在距离板桥镇约8公里的道路左侧,有一条刚好一车宽的石子路,顺路下到谷底,即可见小河流水潺潺,沿着河边前行50米,眼前突现一座高山挡道,山前积水成潭,潭水平如镜面,清澈见底,如果在秋季,则有四周树木倒映,景色不亚于著名的九寨沟。这里因潭前高山建有一座山寨——夹马寨而得名。
  穿过潭水,只见崖壁间有一个天然并经人工修凿的山洞,水顺洞而流。钻过山洞,顿时豁然开朗,前面一片较小的山间谷地,青山绿水,独居古屋,宛如世外桃源。而紧靠河岸,一座采用传统工艺的造纸作坊就展现在了我们眼前。夹马寨造纸作坊因保存较为完好,具有较强的代表性,于2007年被批准为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唯一获此称号的造纸作坊。
  自然条件独特
  南漳有着悠久的造纸历史,原始工艺造纸业曾经是南漳的重要支柱产业,清朝时期,更是达到南漳造纸业的高峰。曾经分布在南漳187条河流沿岸的数以百计的造纸作坊大多兴建于这一时期,夹马寨造纸作坊就是其中之一。
  夹马寨造纸作坊位于南漳板桥山区深深的峡谷中,两岸群山巍峨,山上多杂林植被,造纸所需的毛竹丛生。芒种节气上山选择将要生出枝叶的毛竹砍伐,砍伐后第二年又长出新笋,原材料可以说是取之不尽。
  南漳水资源丰富,古有“四十八大泉,七十二河堰”之称,漳河是南漳第二大河。作坊紧靠漳河上游的支流——夹马寨河,河道狭窄,河水清澈,卵石清晰可见,流水之声清脆悦耳,充足的雨量、较大的落差给造纸作坊带来成本极低的动力。
  南漳西高东低,形成三级台地,便于拦水筑坝引水。这里属丹霞地貌,大量的石灰岩可生产出优质的石灰。被誉为“水果之王”的猕猴桃的树根破皮后极有粘性,可制作植物胶,可以说南漳造纸业还是相当“环保”的。
  传统工艺完整
  历史变动所带来的迁徙使南漳具有高超的造纸技艺。据当地村民王位安(王家后人)介绍,太平天国运动期间,咸宁王氏为躲避战乱携技艺到此,具备造纸所需全部条件的板桥夹马寨深深吸引住了王家祖辈,于是王氏在此兴建造纸作坊谋生,经过王高明—王功成—王位贤—王朝岳四代人的努力,王家拥有了四处造纸作坊,并以此发家,成为当地大户。
  目前夹马寨造纸作坊仅一处尚存,由拦水坝、引水渠、造纸房屋、晾晒房屋、储麻场、淘洗池、腐化料池等组成。其在造纸车间上游300米处拦筑过水坝将水位抬高进入引水渠,利用高差水流动力冲击水车运转带动碓子锤击腐烂的毛竹,打成粉絮后倒入水槽搅拌成为纸浆,用竹帘放入到水槽里将纸浆均匀地捞起,厚薄由匠人手工控制,轻荡则薄,重荡则厚,随着水的流失,帘子的表面便形成了一层很薄的纤维,将帘子反扣于板上便做成一张纸,就这样一张一张周而复始叠上去,当达到数千张以后,用木制工具吊车压干后进晾晒车间晒干,这些工序都必须靠手工完成。据板桥文化站站长陈忠诚介绍,造纸手艺共有72道工序,从烧石灰开始到上山砍毛竹、捆竹、运竹、兑石灰浸泡、淘洗后砍成段、碓打、浸池、添加植物胶、抄纸、压纸、晾晒整纸、切纸、包装为成品,约需近1年时间。
  现代工艺冲击
  据明代宋应星《天工开物》记载,盛唐时鬼神事繁,以纸钱代焚帛,故造此者名曰火纸。火纸的称谓一直沿用至今,现多为清明时节寄托哀思所用。夹马寨造纸作坊里生产出来的火纸,因其不变形、不褪色、不易熄灭、一吹即燃的特点曾畅销湖北、河南等地。上世纪90年代广西利用蔗糖废料由机器造纸后,南漳原始工艺造纸业遭到重创,因手工造纸价格较高而销量锐减,大部分作坊已被拆除并仍在迅速消亡中,曾使王家富甲一方的夹马寨造纸作坊目前也已停产,只有作坊旁长年堆积形成的石灰山仿佛诉说着造纸作坊当年的辉煌。
  集物质文化和非物质文化于一身的夹马寨造纸作坊虽已停产,但保存相对完好,略加整修即可投入生产,其修复后不仅可以作为人们了解和欣赏传统造纸工艺的旅游景点,还可传承竹纸制作技艺并获取一定的经济收益,再结合周围的自然风景和其他文物景点,这里可以成为南漳旅游的一个亮点。

(原载2008年7月29日《襄樊晚报》,作者系襄阳市博物馆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