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南漳的传统造纸业

南漳新闻网   2020-08-06 19:56   来源:南漳县融媒体中心 关闭窗口

叶植
  造纸术,是我国古代的四大发明之一。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原始造纸业曾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南漳的第一大产业。
  太平天国在广西金田起义后,势如破竹,迅速占领长江中下游地区,一些原本兴盛于湖北咸宁一带的造纸作坊主带着资金、技术逃奔到我市西部山区,继续以造纸为业。
  南漳为荆山山脉地区,八山半水分半田。南漳境内有蛮河、漳河、沮河三条重要的河流,其众多支流更是呈脉络状分布于整个山地。这些河流源头的流量不大、水源稳定,修筑拦水坝的工程也不大,后被人开渠引水,以供长期造纸使用。
  南漳山中多石,可以说“无处无石”,除青石外,均能随地取材、就地烧制成石灰。由于雨量充沛、山谷幽深、气候温润,河谷中盛产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用于造纸的茅竹,行家称为“麻”。充足的资源,使南漳具备了造纸所需的条件,这也是当时造纸厂选择在山高谷深的河流上游的根本原因。
  南漳的造纸术由于工序复杂、选材考究,所造出的火纸纸质优良,呈灰白色、无烟,易燃不熄,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故成为祭奠、祭祀、做鞭炮的上好材料。造好的纸由当地人徒步、一筐一筐地从深山峡谷中背到南漳的武安镇装船,再从蛮河进入汉水,最后行销全国各地。
  造纸作坊一般建在河流上游相对宽阔的、临近河边的陆地上,通常只有一间不大的工作间。同时,旁边还建有晒纸、晾纸、储藏纸的房间若干。因河流上游的水流量小、筑坝工程不大,所筑的坝也不容易在洪水出现时被冲垮。他们会在坝端一侧修渠引水至造纸作坊,将引来的水泡麻、洗麻冲击转动水车,水车带动两个木碓子,如鸡啄米般不停地砸打已沤烂的竹麻,不用和多余的水就能从作坊旁又流入河中。
  同时,请专业人士或亲自就近烧制石灰,储备待用。然后采竹、捆竹、破竹、掺石灰,将竹层层码放在作坊旁,以作造纸原料备用。接着,把一部分竹子放到石灰池中沤泡、腐化,一段时间后,将其捞起,清洗干净,放到碓子上砸碎,再由工人将捣碎的竹麻用脚踩成浆,将纸浆放到池子里浸泡、搅拌后,用篦子般细密的竹帘子,将纸浆一张张地抄起,一层层地放入木制箱型的大、小吊里。利用杠杆原理固定杠子一头,将另一头往下压,像压豆腐般慢慢地压去水分。最后,揭开钓机,按竹帘上的分格线将纸切成一摞摞的方块晒干、晾干。造纸的完成共有72道工序,是一件很辛苦的工作,工人工作期间不能停息,故有“片纸来之不易”之说。
  这些造纸作坊开始建于水源地,逐渐顺流向下发展,直到河流中游也逐渐建厂。如咸宁陈家起始于蛮河上游长坪的冷水河,后发展至漳水上游冥阳洞河、杨家河、夹马寨河,再到漫营、甘溪、苍坪、青凉河、鱼泉河、洛浴河等地,一些本地人也参与该产业之中,形成了一个个造纸世家,如龙门的张家和郭家、漫营的敖家、苍坪的彭家等,首屈一指的当属咸宁陈家。
  我们通常把在陆地上开挖的蓄水设施叫做“堰塘”。南漳人民建造了众多类似于都江堰水利设施的河堰——在河中用石木桩修筑的、能照常流水的拦水坝,只是将水面抬高,然后从坝的一端或两端修引水渠,将水引至河流下游,以灌溉下游的田地。
  令南漳人民引以自豪的当地史迹中就有“四十八大泉,七十二河堰”,许多河堰发挥着巨大的灌溉作用,如峡口清中前期开凿的盈宁堰,至今仍灌溉着其下游的几千亩良田。东巩苍坪咸丰年间的一块修河堰的碑上记载当地在茅坪河上修建了一座灌溉下游两岸田地的河堰,春季、冬季还可用灌溉的馀水造纸,实现了造纸、农耕两不误。
  从咸宁迁来夹马寨的造纸世家王家,在与板桥冯家赌博时输掉了王家纸厂和一半的豪宅。于是,田连阡陌的冯七爷成了夹马寨造纸作坊的新主人,王家只好在其下游再建两个小厂谋生。这些作坊主都富甲一方,纷纷在厂旁建起豪宅,不仅在山上置产业,还成为当地的“庄园主”。
  夹马寨王家豪宅大厅上悬挂了一幅上百年的大匾,上面写着“青箱世家”。青箱学说是东晋时期王氏家学,讲的是传统礼学,王家书此匾悬挂于堂前,想必夹马寨王家是东晋大族山东王家的后裔,主要是炫耀自己系名门之后,也宣示了造纸主的经营理念——诚信礼义。宋吴处厚著有《青箱杂记》,简单地说就是让人们真诚。只要真诚,就没有办不好的事。或许,正是这样的经营理念和行为风范,使得南漳的纸产品行销各地,产业不断发展壮大。仅黑河上游的洛浴河上就曾有造纸作坊七八十座,我们在此次普查中收录了其中的23座,可想而知,鼎盛时期的南漳造纸作坊应该有几百座之多。十年前还有很多纸厂仍在生产,只是近几年广西甘蔗种植区利用生产蔗糖的废料机械造纸,大量廉价倾销以后,南漳的人工造纸完全失去价格优势,不得不大量停产、歇业,现仅有七八座作坊还在断断续续地生产。由此可见,造纸业无疑是南漳历史上兴盛了一百多年的一个大产业。
  薛坪龙王冲仍在作业的陈家老厂位于薛坪三景庄东10公里、漳河上游河谷幽静的方家场上,两岸山势雄伟,河水清澈,松篁掩映下的瀑布之声淙淙如玉鸣,实为世外桃源。
  一生只出过三次“远门”的“漳河逸民”陈三爹热情地为我们“谈魏论晋”。陈家是造纸世家,太平天国后从湖北咸宁躲避战乱来到南漳。最早立足于长坪冷水河,后发展到漳河、葛公等河流上游,鼎盛时期曾有上百家产业。方家场陈家现在已传至第九代,世以造纸为业,建国前一直生意兴隆,到第五代陈代举时已是当地巨富,在山上置有田产,在谷中为其两个儿子建起了闻名远近的两幢并排豪宅,而今只剩房屋44间,称为“花屋”,是南漳最漂亮的古民居,建好后一直让门上两块大匾空着。同时,延请文武名师分别给两子教授文武,企图博取功名以振家声,再在匾上题上烫金的大字,可惜其两子都名落孙山。富贵双全的愿望一直未能实现,门匾至今仍为空白。
  在方家场河流下游2公里处的天然溶洞大鱼泉里为陈家老小修建了一座很大的洞寨以作避难之用。洞寨的前部为一处由洞里的泉水与漳河汇成的深潭,深潭过去因多产大鱼而得名。陈家人于清光绪年间在洞口垒砌高大的石墙,构成了谷中陈家人避难的洞寨,形成一处由山、水、泉、洞寨、作坊、“花屋”组成的优美景区。

(原载2009年3月17日 《襄樊晚报》,作者系湖北文理学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