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荆山乡土建筑的一曲牧歌

南漳新闻网   2020-08-06 20:30   来源:南漳县融媒体中心 关闭窗口

——漳河源陈氏家族建筑田野考察

◎张平乐


漳河源的建筑是一个完整的体系,这个体系是由生产、生活和防御三部分组成,从清代即为从咸宁迁居的陈氏家族所有。生产用房就是造纸作坊及其附属部分,生活用房也就是纸民的住宅。作坊和住宅又分为三部分,分别位于漳河源水域沿岸,陈家人习惯称为上场、中场和下场。而防御部分就是位于下场下游1公里处的大鱼泉洞寨,如遇强盗劫匪或非常时期,这里成为陈家人的避难之所。

下场

据陈家人说漳河源下场的作坊和民居建于清朝,是漳河源最早建造的作坊和宅子,已经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下场也叫“夏家场”。下场的作坊和住宅相隔不足10米,都建于漳河源的右岸、山脚之下一块地势相对较高、地形相对平整的基址上。漳河源位于深山峡谷之中,多是地形起伏较大的河滩地,适宜修建房屋的场地极为难得。为便于生产,作坊需要近水建造,而住宅和作坊同时又需防止雨季河水淹没和冲袭,并防山体滑坡,所以选址需要高敞开阔。推测在当时陈家进山祖应该是综合考虑作坊生产的便利和生活居住的安全而选定在此建造作坊和住宅的。

造纸的作坊——纸民也称之为“槽房”,临水而建,是一个长6.5米、宽5米的长方形简易建筑。作坊的墙体下部用采自峡谷的毛石砌筑,上部是干打垒的土墙,屋顶是两坡顶,以木材做柱和梁架,小青瓦覆顶。小小的作坊内分为打碓、踩槽、抄纸三个区域,秩序井然。作坊一面开敞,正对着由上游奔涌而来的漳河激流,水流有力地冲撞着水车,推动水车不停转动,进而带动木碓将沤制好的麻料捶打粉碎。靠北墙一字排列着4个大石槽,用于盛放打制后的麻料,并以适量的水混合成纸浆。靠南墙则是存放纸浆和抄纸的水池。百余年来,不知多少手工竹纸就是在这样简易的作坊内制作完成的。

而下场的住宅就建在距离作坊10米开外的东南侧,面临漳河水,背依高耸险峻的山崖。为避免河水冲刷和雨季淹没之虞,住宅的室内地面抬高了近2米。由于基址深度有限,无法采用中国传统建筑的纵深布局,只能因地制宜,一字排开沿横向布置房屋,形成了开间大而进深小的横向布局形式。

高高的台阶,长长的立面,后部高耸的山崖,让下场老屋颇具气势。青砖黛瓦、翘角飞檐,让下场的这所老屋呈现鲜明的徽派建筑风格。老屋以灰色条石做墙基,青砖砌墙、黛瓦覆顶、白色灰塑装饰,通体的黑白灰三色,奠定了老屋素雅清新的整体格调。

老屋的造型经过精心设计和巧妙地构思。横向布局使得老屋立面较长,为使用方便,避免单调,立面分为两段处理。西段的主体部分是两坡硬山屋顶,呈对称设计:屋顶正面朝外,大门居中,窗户、山墙及装饰皆以大门为轴线左右对称,使得立面造型均衡协调。东段则处理为山墙朝外,起伏的山墙与西段平直的檐口形成对比,打破了对称,采用活泼自由的造型手法,使得老屋的造型均衡协调之中又不失灵动与变化。

老屋的装饰精美,做工讲究,令人惊叹。老屋建于陈家造纸业鼎盛时期,充裕的财力保障了陈家能精选材料并延请能工巧匠精心打造。因下场的这所老屋的装饰丰富精美,又被当地人称为“花屋”。大门是装饰的重点之一。石门框、门当和匾额线条挺直精细,匾额上方的牌楼虽已年久坍塌,但残留的正脊两端的鳌鱼灰塑造型生动活泼,做工精致考究,仍然诉说着曾经的繁华盛景。檐下皆有人物、风景、花草、动物彩绘。老屋西面山墙的山花上塑有回文、四龙相戏、仙人驾云等图案。正面檐口的灰塑图案最为丰富,有卷草纹、方胜纹、钱币纹等传统纹样,寓意吉祥富贵;也有植物、水浪、人物、建筑图案,描绘一派生机盎然的田园风光;还塑有穿山甲、野鸡、蝙蝠和鳄鱼等图案,完全是深山峡谷里野生动物的写照,观之顿觉浓郁的乡野气息扑面而来。这些丰富精美的装饰不仅美化老屋,让老屋清新淡雅的格调上,又平添了几分华丽气象,同时也是老屋主人追求美好生活的写照。在老屋的南立面的马头墙的墀头上“卧游山水”四个大字,虽经百年沧桑仍然清晰可见,面对流淌不息的漳河水,无声地诉说着老屋的主人居于风景如画的漳河源的那份自在逍遥。只可惜由于年久失修,这所老宅屋顶已经坍塌。散落的小青瓦、腐朽的木构件和残留的精美装饰形成对比,让人叹息不已。

中场

中场又名方家场,位于下场上游约1公里处的漳河左岸。随着造纸带来的财富积累,也带来陈家的人丁兴旺和生产规模的不断扩大。下场的房屋已经满足不了陈家生产和生活的需要,需要另选基址修建新的房屋。陈家人溯流而上,发现了中场这块相对平整的场地。于是相宅堪地,祖屋于民国元年(1911),由祖上陈德崇历时六年建成,至今这座祖屋和作坊仍然保存完好。据纸民陈廷彬(陈三爷)讲,建造中场祖屋时,建房的土、木、石皆就地取材,砖也在近旁烧制,几乎每天有一百多人在工地劳作,可谓大兴土木。

中场建筑结合环境精心选址。工业社会之前,人类的生存对自然的依赖更强,我们的祖先在房屋选址时,要同时考虑三个问题:一是选择靠近适宜生产(农业或手工业生产)的地方。尤其是在山区,这一点更加突出。荆山山脉山峦重迭,沟壑纵横,地势起伏多变,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说,先民选址,首要考虑的是否有提供足够衣食之需的耕地或生产场所。所以,民居一定不会占据最好的平地,而要把平地留作提供衣食之需的耕地。但也同时要考虑居住的便利,饮水的需要,因此往往就在靠近自家耕地的山脚之下,临水之地;有时房屋基地不够宽绰时,还会适当地往山上延伸,形成前底后高,层层递进,朝向大多选择南向,或者东向,这样能够最大限度接纳阳光,驱走严寒湿冷;也有选择朝北或朝西建造房屋的,特别是后来进山的山民,因为面积较大、地形平整、且临水向阳的好地方渐被他人占有,只好选择较差场地。耕作和居住的舒适度往往不能兼顾,只能舍弃好的朝向而保全耕作的需要了。现实的需要满足了,生老病死仍是要面对的问题,而屋后的山坡既是劳作一生的山民归山之所,死后葬于屋后的山坡上,日日佑护着他们的子孙。

中场的祖屋和作坊的选址遵循和上场相同的原则,即生产和居住的安全与便利。但与下场所不同的是,中场房屋基址远离山崖,山体滑坡的灾害威胁要小得多。另一个优越性是场地较为宽敞,房前屋后都有较开阔场地,可开辟院落休闲聚集,也便于种菜养殖,生活更为舒适便利,当然也让祖屋内部的纵深布局成为可能。但场地也有两个缺点:一是因位于漳河左岸,从山上下来,需渡过漳河水才能到达,漳河水深湍急,给纸的运输和纸民生活都带来不利影响,尤其在雨季,暴涨的河水使得纸的运输和纸民外出几乎不可能。直至2012年,由南开大学校友集资、拾穗者民间文化工作群负责实施漳纸工坊项目,修建了一座钢缆索结构的“漳河源南开桥”后,才彻底解决纸民雨季出行的难题。第二个缺点是光照不足,由于中场位于群山环绕之中,高深的山体遮挡部分阳光,冬日日照时间稍嫌不足。

中场老宅具有封闭内向的空间个性。祖屋坐北朝南,处于群山环抱的自然环境之中。占地约200平米,主体部分通开间12米,通进深16米,楼高三层,体量巨大。屋前有较开阔场院,外观封闭,除了入户大门外,只开有极少的小窗,具有较强的防御性。这是荆山地区民居的特征之一。荆山地处偏远山区,人烟稀少,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度在荆蛮之地盛行,曾经有“赶场”的风俗:月黑风高之夜里,更强势的人家可能把弱势者从睡梦中赶出所居住的房屋,而据为己有。所以山区的房屋防御性很强,外墙几乎不开窗,即使开窗,也只在墙体上部开设一两处极小的窗户,作为瞭望之用,以观察外面不利情形,及时自卫,有些大户人家甚至砌筑碉楼以瞭望敌情。

老宅空间采用实用功能和礼制秩序相结合空间布局。正如其他地区的中国传统建筑一样,空间格局的中轴对称与内向性,也是中场祖屋最大的特点。对称的秩序感是最为强烈的,尊卑、等级、内外在这里显得更加清晰分明。祖屋前厅三间,是对外的部分,是陈家聚集、做工的场所;前厅之后,天井两侧的厢房是接待客人的客房;位于后部居中的堂屋是最重要的仪式性空间,在这里每逢红白喜事、年庆节日时,祭祀天地祖先等的仪式就在这里举行,所以安排在中轴线的终端。厨房、火塘等辅助用房通过一楼的过道与主体建筑相连。三部楼梯分别通往楼上,二楼以上皆用作卧室或储藏室。

对称布局的强烈的秩序感让我们感到空间的可控和强烈的识别性,所以感觉踏实和安宁,但也少了活泼与变化的趣味。这个缺憾可以通过祖屋的内天井和门前的场院来弥补。

祖屋的中央是一个长5米、宽4米的天井。漳河源地区平地有限,所以院落不可能太大,于是源自北方的四合院,被变窄、被缩短,成为小小的天井,将天空裁成小小的方块,新鲜的空气和阳光,于是可以到达厅、堂和两边厢房。由于院落被变窄和缩短,四周的房屋碰撞到了一起,屋顶成为一个整体,在荆山地区被称为“四屋头”。

天井是祖屋的交通枢纽。前厅、厢房和堂屋都围绕天井布置,各个房门都开向天井,纵横的过道也通过天井交汇。

天井是房屋的采光通风通道。祖屋外观封闭,但对内则开放。自一楼厅、堂、两厢到二、三楼的各个卧室的主要门或窗都朝天井开设,每个房屋的通风采光都依靠天井解决。

天井还是解决祖屋排水重要手段。天井的地面以条石铺砌,条石砍凿整齐,砌筑严丝合缝。天井地面比周围房屋过道的地面低80公分,形成一个水池状,当地人形象地称为“砚窝池”,取其尺寸较小,如同砚台凹进的窝之意。屋顶的雨水顺着檐口留下,汇聚到长方的“砚窝石”内,即所谓“四水归堂”。天井地面之下有完善排水沟渠,将雨水排向屋外。排水孔也雕凿为铜钱形状,寓意深刻。

天井更是一家的活动中心,在这里养花种草、饮酒吃茶、谈笑沉思皆宜;可享受夏之清凉、冬日暖阳,别有一番天地。所以天井称得上是祖屋的一个魅力空间。


整个中场具有浓郁的乡土气息建筑风貌。如果说下场的老屋还在营造习惯上追求徽派建筑风格以彰显陈家财力之雄厚,那么中场的祖屋已经更多地考虑房屋对荆山地区环境的适应性,呈现出地道的荆山民居的样式了。祖屋的夯土墙几乎没做任何装饰,裸露的土墙的柔和色彩和质朴机理,赋予祖屋拙朴的乡土风格,仿佛从峡谷里生长出来一般,形成与青山绿水浑然一体,与自然环境高度和谐的建筑美学。

祖屋的装饰虽比不过下场的华丽,但也画龙点睛,装点适宜。主要体现如下几个方面:

(1)大门成为装饰的重点。中场祖屋的大门采用青石打造,门槛和门枕石均用青石打磨而成,并饰有各种瑞鸟和祥兽,趣味盎然。

(2)高超的石雕和木雕工艺。建筑中石雕艺术无处不在,荆山深处青石资源丰富,能工巧匠们将质地坚硬的青石精雕细琢,置于建筑的柱础、窗户、门框、台基等部位,为建筑增添了细节之美。木雕上体现在陈家老屋的主要厅堂,尤其是朝向天井的门窗隔扇,均雕刻精美的人物肖像及花鸟图案,让天井成为审美的中心;主要厅堂的梁架部分构件也做精心装饰。

(3)充满乡土气息的彩绘艺术。在民居的山墙、檐下、墀头等部位,绘制了各种形式的图案,除了梅兰竹菊、喜鹊登梅、暗八仙等传统图案之外,还有绘有金瓜、蜈蚣、蜻蜓等充满了浓郁的乡土气息的图案,是荆山人乡野气息、田园风光的生动写照。

中场建筑的另一特点是就地取材,古法营造。与大部分荆山民居一样,中场祖屋的建筑材料以土、木、砖、瓦、石为主,遵循就地取材原则,都取自深山峡谷之中,形成了具有鲜明地域特色的建筑技术。

一是木材。中场房屋主要的承重结构构件除了土墙,就是木质的柱、梁、檩、椽、枋组成的木结构体系。由于漳河源地区盛产木材,木构架自然成为房屋结构形式首选,二、三层阁楼的地板、栏杆、房屋的门窗、板壁等也是采用木构,木材以杉木为主。木材容易加工制作,构件之间以榫卯连接,又利于抗震;还可在其上施以雕刻,形成细腻秀美的装饰风格。天井两根柱子高达8米,据主人说是楠木制成。

二是粘土。中场祖屋的主要墙体采用版筑夯土墙。匠人就地取土,填入木板支撑的版模内,用几十斤重的木杵层层夯实。黏土里面掺入碎石、沙砾和石灰,还放进耐腐蚀的竹木枝条,增加牵引力强度,这种版筑的夯土墙,当地称之为“干打垒”,是我国最早采用的构筑墙体的营造技艺。荆山一代民居多是采用版筑夯土墙这一古老的建筑技术。这种土坯墙体成本低廉,却异常坚固,且保温隔热性能最佳,屋内冬暖夏凉,甚为舒服。但最忌水长时间浸泡,吸水后强度降低,有坍塌之虞,因此中场祖屋室内地面的土墙下都有高达80公分的条石墙基,以防雨水和地面潮气。干打垒的土墙呈温暖柔和的黄色,具有特殊的质感。
    三是砖、瓦。烧制砖瓦的粘土取自漳河的这片净土,在热烈的火焰中涅槃而成,带有泥土的质朴,又具有石材的坚硬。但由于青砖成本高,加上山区运输不便,所以主要用于主要部分外墙的下半部分。

四是石材。中场房屋的墙基都是采自漳河源谷底周围的山体,经能工巧匠刀斩斧剁之后,成为极为平整的石料,又砌筑成坚固美观的墙体,有着坚硬质感和粗糙的肌理,一般用于祖屋的墙基、门框、天井地面、柱础等处。

上场

上场又名闫家场,离中场约1.5公里,位于漳河左岸。上场原有王闫二姓先后在此造纸,后被陈家购买。上场人口最多时有7户人家,以后有纸民陈中乾搬迁羊马坑,陈中古1997年搬到古树垭村。2005年时仅存有3户人家,分别是陈廷森、陈廷熹和陈中能。上场房屋坐北朝南,均为土木结构,进门处有凹进的门厅结构,便于造纸作业和工余休闲,整体简陋,远不如中场和下场精致。

造纸作坊位于上中场下游漳河西岸的台地,占地面积约8000平方米。有长35米的拦水坝一道,近70米长,宽1.20米的古水渠一条,有木、石结构厂房3间,蓄料房2间,厂内设施齐备,设置水车2盘,料池7口。2012年2月,在上场作坊首次发现一水槽上石刻,其上楷书镌刻“辛亥年造万古不朽”字样,是首次修建还是修缮作坊时所为,尚待调查。上场传统造纸业持续到2008年。

传统造纸业离不开水,从打料、沤制、洗麻、抄纸等工艺流程,即是动力也是淘洗的水源。漳河源三处造纸作坊均有完整的水利动力系统,使用多年,大多完好。古人“雍水筑坝”,抬高水位利用水位落差提供造纸动力,通过水渠和节制水闸控制引至槽房,带动水车打碓,或进行其他作业。所以说水坝、水渠、料池、槽房等都是漳河源建筑的重要组成部分。

洞寨

在距离下场约半里路的地方有一激流从一个山洞涌出,即使是夏天也冰泠刺骨,这个地方叫大鱼泉,也叫黑龙洞。据说是陈家人于清光绪年间在洞口垒砌高大的石墙,构成了峡谷中陈家人避难的洞寨。纸民秦明炎说是因为每年春季都有鱼大量涌出,所以叫大鱼泉。穿过河边一大片芭茅草,涉水过河,顿时感到河水刺骨,原来这是一条地下暗河。进入石头砌成的4米高的寨墙之内,巨大的石块阻隔了河水对洞寨的侵袭。寨内大厅约10米高,宽度超过20米。推测这是当年陈姓人家一个隐秘的工事,在非常岁月用以防卫家族的安全。和南漳发现众多山寨一样,这无疑也是一个洞寨,是和陈家纸民的住宅、作坊构成一个完整的建筑体系。

漳河源陈氏造纸作坊属于重要的传统入工业遗迹,由于其历史悠久,加之系家族性的作坊,地处荆山深处的“桃花源”,吸引了不少专家学者、文物工作者和大专院校师生到此科考、调研。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田野调查阶段,南漳作为湖北省的试点单位,曾于2007年组织精干队伍对其系统调查和登录。我们期待有关部门将其申报列入省级文物保护单位,给予妥善保护。地处河源峡谷,由作坊、民居、洞寨构成的漳河源陈家老屋建筑体系,是荆山民居的典型代表,它不仅反映了当时的技术成就和建筑艺术,传承着古法造纸手工艺,还承载了一段先人跋涉山林、“辟在荆山”的家族迁移历史,以及漳河地区传统造纸业的兴衰历程。所以,至今保存完好的漳河源陈家老屋、造纸作坊和自然环境,具有无可替代的历史、科学和艺术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