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漳纸工坊探访记

南漳新闻网   2020-08-07 09:36   来源:南漳县融媒体中心 关闭窗口

毛望平(湖北大学历史文化学院2016级档案专业)


如果说时间是一条单行道,那么纪念日就是道路两侧最特殊的标记,他告诉我们怎样从昨天走到了今天,又将如何走向未来,这一段经历,将会是我们人生中一次感受中国传统手工艺人的一个纪念日,留存在我们心中。

2018年5月27-28日,为了“第二届全国高校档案学专业大学生科技作品展”,湖北大学2015、2016级档案学专业四名学生来到襄阳与拾穗者民间文化工作群进行交流。为了更好地了解南漳古法造纸,我们实地走访了南漳县薛坪镇龙王冲村,拜访了古法造纸的传承人秦明炎。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感受颇深。

27日下午,我们和拾穗者的老师们见面,他们热情的接待了我们。简单却极富有人文气息的工作室,丰富的工作成果展览室,满满当当陈列着各种书籍和实物的襄阳地域文化文献中心,让我们深感震撼。在交谈中,李秀桦和邓粮老师跟我们讲述了他们与漳纸的故事。机缘巧合之中,似乎有着和漳纸的缘分,在背包旅行过程中发现这个华中地区最后的活态古法造纸技术,起初只是想要成为这种技术在机械化工业化浪潮之下逐渐消亡的记录者,而后,却被这里宁静祥和的生活所吸引。2011年拾穗者在南开大学校友资助下发起的“漳纸工坊”项目,开始让大家慢慢知晓这个隐藏在荆山深处、漳河源头的世外桃源。了解这种古法造纸的工艺,源于喜欢,也因喜欢而一直坚守,这是一种情怀,也是一种精神,值得我们去传承和学习。

28日,早上7:30从襄阳出发,中午11:40我们终于见到了秦师傅。远远看去,他倚靠在石块上,应该是做工太累,正在休息。看到我们过来,他停止了与他人的交谈,一直望着我们,看着我们走过去,初见,这是一个淳朴和蔼的老者。他的样子,让我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爷爷,那几乎是一样的,红黑的皮肤,脸上是饱经风霜的皱纹,那是时间流过的痕迹。干裂的手,手臂上青筋暴出,那是庄稼人、手工艺人的老实的模样。他告诉我们,因为正要从漳河引水到上面的村落,他需要帮忙,所以会迟一些回家,让我们先去作坊看看。

沿着山路,那是真正的山路,铺着石阶,两边是深不见底的峡谷以及满山的毛竹,从未走过这样路程的我们,硬生生的四十分钟才到漳纸工坊。记得当我们看到那座白墙黛瓦一百多年古宅的兴奋,那真的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潺潺流水漫过石桥,通过摇摇晃晃的铁索桥,热情的女主人站在门口迎接我们,相互寒暄过后,开始了我们的午餐,我们想要邀请老奶奶一起,却因为当地风俗(女子不上桌陪客)而作罢,他们依旧沿袭。只是因为今日,秦师傅在外,故而妻子出门相迎。

午餐过后,我们开始了参观,这座一百多年前的古建筑。虽然在土地改革以及文革时期惨遭破坏,但从其格局中依旧可以窥见当时陈氏家族的盛况,三进院落,三层建筑,中间是天井。前厅是漳纸工坊的陈列室,介绍着这个古老的家族和传统的造纸方法。

老奶奶已经年过八旬,却依然硬朗,可以锄草插红薯秧。喜欢热闹的奶奶,很喜欢现在这个地方被发现,有很多的客人们来到这里了解这个古老的技术,可以和她一起聊聊天,对于漳纸的过去,在谈论的过程中,奶奶是自信的,是自豪的,从奶奶闪着光的眼睛中,我们可以看到奶奶对那段时光的怀念,而讲到土改、文革的境遇,奶奶眼里依旧闪着泪光。她说的最多的一句便是,“那时的苦,你们从来不曾想过”。是的,我们从来不曾经历,无法感受,而有关漳纸的一些档案记录,也因为这段历史,而被永远尘封在历史中,无法用确切的档案材料示人。

大概下午四点,秦师傅回来了,也许是不想让我们久等而特意加快了脚步,回来时,有些喘着粗气。刚刚坐下,就开始跟我们讲述他和漳纸的故事,这是一个手艺人的自述,作为陈家的女婿,他认为,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他很自豪。作为漳纸的第八代传人,他和我们讲述了漳纸的历史以及现在的情况,因为游客相对较少,漳纸并不能带来太多收益。目前,他们依旧需要外出做工,对于未来,他会把这个技术继续传承下去,不想随着社会的发展,这种人类宝贵的财富和共同记忆衰落。接着,秦师傅表达了对拾穗者以及我们的感谢,希望有更多的人来到这里,了解漳纸,了解这种古法造纸的工艺。

在真实的造纸作坊中,首先映入我们眼帘的是两个大的池子,一个较小的原料池。秦师傅告诉我们,这是用来泡竹子和蒸竹子的。这样大的三个原料池,可以想见,当时的漳纸生产该是有多么的繁盛啊!作坊中,水车是让人震惊的,通过水流落差推动水车运动,为锤头提供动力,将毛竹打碎,这称为“打料“,是毛竹变换火纸的重要一步。接着秦师傅为我们展示了“泡料”,并演示了抄纸的过程。因为目前漳纸没有大规模生产,所以72道工序并不能一一展示,由于天气原因,考虑到安全问题,上场、下场的手工作坊遗址我们无法参观,但在这简短的演示中,我们也可以窥见纸民的智慧,感受造纸的技艺。

当夜幕降临,晚饭后,秦师傅很自豪的将我们带进他的小小书房,向我们展示了属于他们祖上作坊的印章、曾经获得的奖项和参加的活动。他的眼睛里闪着光,那是一种希望而喜悦的光芒。当我们开始自己的活动时,秦师傅和妻子,还有母亲一起聚在另一个房间中,看着电视连续剧,这是属于他们的美好时光。

为了赶上29日早上7:30的班车,我们一行四人,凌晨四点半起床,本想着不要打扰秦师傅以及家人的休息,收拾好便走,却在我们刚刚起床后,秦师傅也起床了。在凌晨昏暗的光亮中,在秦师傅的目送中,我们离开了这座世外桃源。

这个只有三个人造纸作坊,就和无数深山里的村落一样,这是一个熟人社会。他们和村里每个人都友好而相互熟知,这是一个世外桃源,没有信号,没有WiFi,没有城市的喧嚣,与外界联系仅靠一台无线电话,有的是潺潺流水、满山的毛竹、朴素的村民,有的是代表着社会共同记忆的漳纸,有的是无限宁静和安详的生活,在无限纷杂的城市生活打拼这的我们,有一天,突然来到这样一个地方,让人流连,不忍离去!


2018/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