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周家湾的来历

南漳新闻网   2020-12-29 10:19   来源:南漳县融媒体中心 关闭窗口

南漳县肖堰镇周湾村村民  周德明

高耸入云的连云山东南脚下,密密麻麻坐落着一大片房屋,历史悠久,早在清朝初期就有所耳闻,这些房子的建造差异很大,有砖木瓦、土木瓦、有土木草、还有石砖木瓦筑成,特别引人注目的是有五个三进两院的八字门楼,大门全是石料建制,两侧有石狮或石鼓,上方雕刻有二龙戏珠,进大门中心位置装有虎皮,雕刻有多种图案(如龙、凤、鸟、鱼、树、花、草、水等),两边是进出的“走廊”;地面是石膏、石灰、火纸精拌桐油、鞋底灰精制而成的方块形地面,看上去闪闪发光,就像现代的地板砖一样,墙壁上也有雕刻图案;还有四个四进三庭院的八字门楼。新中国成立后,随着时代的变更,社会的发展,运动的走向,人口的增多,现已无影无踪了,全都给改换更新了,大部分已变成了高楼大厦。那时房子里面所住的人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姓周,外姓只占百分之二十以下,而且差不多姓都与姓周的有关连,不是周家各辈男子的丈母家,就是女子的婆家等等,这些人穷富差异也很大,有的家产一无所有,成天挨饿受冻,靠给富家当伙计维持生活,有的则吃穿不愁,取之不完、用之不尽,所需的应有尽有,还有的当了统治政府的大小官员,剥削和欺压贫民百姓的人力和钱财,分辨穷富可以从房子和生活上看出。在这里由于大部分姓周的地位高、势力大、人员多、亲戚广,便成了一个强大的“周氏家族”。

这个家族最早出现在河南省,宋代末期发现在河南省唐河县有个小地名叫“杪箕洼大柳树玉石碑”,就是他们的祖迹,第一代祖先(开山祖)就在那里诞生,他名叫周万通,生下一个儿子(周太良),两个孙子(周自奇、周自丰),一个重孙(周习),四个磊孙(周之珩、周之瑶、周之珌 、周之璜),另有以下五代宗派(桢、文、鼎、世、典),共十代、二十八位男子先后出生,一直住到元朝末期,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就是天灾人祸,特大洪水接连不断,来势凶猛,农民安种的五谷杂粮颗粒无收,居住的房屋依次倒塌,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严重的困难,致使人畜难以生存。他们面临这种灾情 ,为了生存下去就想逃走,又加上当时的地方政府下令,要驱赶一大批人。于是他们就决定离开四处流浪,去找安身之处。后来听说有三兄弟来到了南漳,在一个偏远的地区落下了,租了一个农户的一片土地,搭建了一个小草棚住着,成天开荒种地维持生活,日子住久了,生活慢慢的变好了,人口也逐渐增多了,土地也买下来了,还将原住房由一个小草硼改建成一个四合院三进的大瓦房,他们就把这栋房子叫做“周家祠堂”,与此同时,选举产生了新族长(领头人),还取了七代宗派(孟化儒周应玉世)和五条族规。有了祠堂、族长、宗派和族规,个个都很开心,就安营扎寨搞发展,住不下了就搬开住,近处住不下搬远住,几乎住遍了南漳各地,有的还搬出了南漳以外,但无论住得远近,都统属这个祠堂掌管。

古时候各个朝代都爱追求各姓氏宗族,每逢年过节,大事要事,都要到祠堂里聚集拜会,进行朝祖拜祭。祠堂要选平坦、宽敞的地方,能容纳很多人,房子要建成几进大厅、大院、大堂里面的最佳位置,要供放有各路神仙老爷的塑像,上方横挂有祠堂的标识,两侧墙上挂有各种匾牌,上面可以写上各种族谱,如宗派、族规等等;二进大堂的最中心是竖立开山祖父母(第一代人)的灵牌(用木牌写上名字),然后按辈分从上辈到下辈依次向左右两侧扩展供放过世人的灵牌,凡去世的人都是这样,在木牌上写一个名拿到祠堂,一行一行向前摆放;祠堂门前还要挂有某姓氏祠堂的招牌。前面提到的宗派和族规是什么呢?宗派就是给出生的人按辈分取一个字,待取大名时,第一个字是姓,每两个字就是派,后面就可以随意取了,宗派可取若干辈,取宗派的目的就是为了避免代数混乱。族规就是各姓氏家族制定的规矩,也就是所有的男女老少都要遵守的行为准则。

若干年以后,周家祠堂因老化了,需要修缮和改造,这位族长就召集大家到祠堂开会,他提出要重建祠堂,向大家征求意见,大家发表的意见、观点各有不同,有的表示就地新建,多数人表示祠堂要迁址,意见得不到统一。族长根据大家的意见,最后宣布决定:“为了照顾多数人到祠堂集会方便,可能建三个祠堂,选出三个族长,祠堂由族长各自定点,自己作年老离职交班”。选出的三位族长,后据了解,一位住在肖堰高峰岭,一位住在刘集报信坡,还有一位住在沐浴周家湾。

清朝中期,周家湾这位族长在这里是德高望重,又辈分最高,居住时期很长,后代过多,人员发展迅猛,人户也很集中,他就向大家提出在周家湾建祠堂,并号召大家凡愿意参加的就出人出力,捐物捐资,建修祠堂,还说以后朝祖就不需跑远路了,他的话得到了在场人的一致同意。于是,大家倾巢出动,干的热火朝天,有的清基,有的下脚,有的掌墨线,有的抬石头,还有的当搬运工,不久祠堂就盖起来了,随后他们把祠堂内外布置的有条有理,整洁一新。祠堂里的摆设和安放,除开山祖先双亲塑像只有一个供放在那里外,其他各路神仙老爷、祠堂里的各种标识应有尽有,就是还缺族谱。族长就找来一些思想素质较好,文化水平高、特别讲究礼仪的人一起给周家取宗派,定族规,然后选择吉日定期召集各户到祠堂里开会举行庆典,还请了戏班和乐队,所有的周家男女老少都沉浸在幸福和欢乐之中,等待这一喜悦的时刻到来。

时间一到,大家从各家各户兴高采烈地来到祠堂大院,聆听族长讲话。这位族长一来就走上主席台向大家宣布:“这里是周家新祠堂,今天就正式诞生了”。顿时,鞭炮声震天动地、鼓掌声响成一片、欢呼声彼此起伏、锣鼓声雷鸣一般,经久不息地赞叹祠堂建的好,周家有了大家庭。接着他向大家公布了二十八位宗派和五条族规,并给了相应的讲解。他们的宗派是:“从原七派的第五派改取为:正、鸣、金、应、开、元、良、大、啟、家、声、观、国、光、祖、德、宗、功、裕、善、道、克、承、继、述、永、隆、昌”。族规是(原祠堂定的续用):“一、凡属本族内不能开亲定婚;二、只生育女儿的不能坐堂招夫;三、无儿子的可以过继兄弟儿子;四、贫穷家庭不能歧视,族要顾族,团结互帮;五、尊老爱幼、本分做人,违背家法族规,拉到老坟场处死”。族长的话刚一讲完,大家纷纷发言,都异口同声地说:“一定要搞好家族团结,维护好我们的利益,看管好我们的祠堂,让他永垂不朽”。最后族长宣布看戏,唱完大戏后散会,大家怀着无比兴奋而又万分激动的心情离开祠堂回家。

这里有了周氏家族、周氏祠堂、周氏族谱,还有宗派和族规,人们就称之为“周家湾”。

周家湾是一个椭圆形的地形,前东南沿花庄水库下游一小湾,后西北绕连云山脚一大湾,属四围相,总面积约有四平方公里。前面开埌敞阳,后三面围着山,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水源充足,交通便利,信息灵通,人才出众。在这里出生的人,无论是在当地的,还是迁至外地的,他们都是思想进步,政治挂帅,经济富裕,文化重视,科教领先。这里是个人才两旺的地方,据我调查访问所知,无论是旧社会还是新中国,优秀人才层出不穷。下面就建国前后叙谈三人。

一、思想进步、是非分明的周元燊

周元燊,1922年出生,现年97岁,大学教授,美籍华人,两次婚姻,共有孩子两男两女,现夫人张漪,儿子周良沛,女儿周良芷。父亲周开铸,曾任伪政府南漳县长,已故,大弟周元斌,原住清河区,已故,二弟周元武,在武安镇退休。

1949年前夕,周元燊在浙江大学数学系毕业,当时是国民党执政,被安排到台湾大学担任数学教师,10月,新中国成立时,由于受台湾当局的约束,他未能回到大陆,后又被迫安排到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数学系任教授,并长期兼任台湾科学院数学研究所所长。他知道台湾一直受美国政府的控制,就不可能再回国了,后来他就把户口从台湾迁到美国。他人在美国,心却向着母亲共和国,因为他想到中国是生他养他的根据地,有抚育他长大的热土和亲人,每当他一想起这件事时,就提起笔来给他同父异母的兄弟们写信,先后所写的信数不胜数。由于当时中美两国政府不合,通讯受阻,拦截邮件,封锁信息,一直寄不到。他成天渴望有一天能回国看看家乡的山山水水、周围的环境面貌,和亲人们见面叙叙往事。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国改革开放了,又和美国的关系缓和了,他的梦想实现了。1988年夏季,他领着夫人和两个孩子一起回到中国老家,见到了家乡人,感到特别的温暖,就像亲兄弟姐妹一般,对每个人都给予了拥抱,并问长问短,有说不完的知心话。大家对他也非常热忱,非常恭敬,有的说我们的洋学生回来了,有的说他是这里的大文人,他就是与众不同,有的说周五爷生了一个好儿子,还有的说他是这里的财宝,也是周氏家族的骄傲。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对他赞叹不已,给予了高度的评价。一起欢聚一堂,同祝祖国兴旺发达,繁荣富强。

因为他过去从来没有忘记祖国母亲,没有忘记老家的父老乡亲,也没有忘记生他养他抚育他成人的这片土地,周教授这位远客回国后,他知道感恩,就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作为回报。他特别注重文化教育和关心科技人才,1990年又回国后,在南漳一中设立了周元燊数学教学基金奖,连续五年,每年拿出两千美元,资助那些成绩优秀、没有复读的学生上大学。有一年他的女儿周良芷到县职业中学免费义务英语教学一年,也不要工资。这一年的教学说明了她不光是送知识,更重要的是给八百里南漳人民送爱心、送温暖。

1997年,周湾村小学改建时需要大笔资金,村里有困难凑不够,周教授闻讯后,立即亲自到村里找到时任村党支书周良明同志商议。他建议学校要建成一个现代化的教学楼,建大一些,可以盖三层楼,资金不够他来帮助。这么一说就把周书记的胆子壮大了,于是他放手去干。不久房子就盖起来了,九间三层,另附属六间小房,总占地面积约 500多平方米,雄伟壮观,美丽豪华,大方耀眼,在县内村小学中可属别具一格,我们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周教授帮我们建学校,给子孙后代造福,就是帮我们脱贫致富,也是长了周湾村的志气,全村干部、群众感谢他,教育界的领导、师生感谢他,人民政府都感谢他。他知道感恩,我们也要知道感恩,六组村民张广友夫妇有一双儿女,他们深有感情的说,要教育和培养好自己的孩子,就是砸锅卖铁也得供孩子们上完大学,成为国家栋梁之材,来回报这位好心的大教授。他现在已经兑现了,两个孩子都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女儿张华玲在武汉交通大学毕业后,到襄阳高速公路收费站当会计;儿子张华海武汉建设工程学院毕业后,在襄阳建筑工程公司做工程师。周教授面对这一切也感到很欣慰,他提起大笔一挥,在校园大门牌上写出了“周湾小学”四个金光闪闪的大字,并标上自己的名字。竣工典礼会上,他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唤起了整个会场的阵阵掌声。

一栋高大的教学楼屹立在那里,让大家观看、使用、享受和思考,让子孙后代们时刻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周元燊同志是一个思想进步、是非分明的美国大学教授,他走到哪里,哪里就有新起色。现在他老了,不能再工作了,就在南漳三道河建了一套别墅,回到祖国休息,但周家湾的人们永远记得住,这里有个杰出人才叫周元燊,村教学楼是他帮助盖起来的,我们祝他超越百岁,幸福健康不显老。

二、相信共产党、愉快度高寿的周元彬

周元彬,1921年生,98岁,私塾两年,供销社离休干部,邻近的花庄人。1948年开始工作,当时任国民党乡公所文书,别看他当的是国民党的官,却对当时推行的社会制度深有不满,他反对人与人之间的不平等,特别是剥削者欺压无产者,他拥护共产党,当时又是国民党执政,他只能暗自通共,为共产党办了很多好事,就是人在国民党,心在共产党一边。1949年10月全国解放了,共产党执政了,新中国人民政府成立了,他积极参加共产党投身革命,听从党组织安排,县领导叫干啥就干啥,县里很多部门他都干过。后因读书不多挑不了重担,县领导就安排他到镇供销社当事务长,几年后又当营业员,一干就是二十多年。1975年他大病一场,医生叫他要休息养病,不能再工作了,就在胡营供销社办了提前退休手续。1978年改革开放后,在鉴定他的工作身份时,时任县常委、组织部长高峰山同志提出,周元彬同志应从1948年计算工龄,那时他虽当的是伪政府的官,心却是共产党的,他为南漳革命起了很大的作用,应该为离休,不能算退休,从此他就是一位离休干部。

周元彬同志也是一位高龄长寿老人,他从离休回家后,因为有病,他时刻把健康身体放在心上。常对别人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是毛主席的话,凡是毛主席说的都是有道理的,我自己年轻时没病工作积极性很高,现在患病不能工作就力不从心了,心里感到很着急和愧疚,党领导我们从黑暗走向光明、从封建统治走向民主自由、从一穷二白走向繁荣昌盛,天下太平了,社会进步了,该为国家的发展作贡献的时候,我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真是羞愧难言,对不起抚育我成长做人的中国共产党。面对这种情况,我只能选择一种信念,那就是把自己的身体炼结实,让生命延之百年有余,来多看一点党领导全国人民创建的大好河山和未来的发展前景。

周老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他除了就医吃药外,天天坚持锻炼身体,从不间断,并对每天强身健体和养生保健作了日程安排和明确规定。早睡早起,早晚散步,上午看书、读报、看电视,中午休眠,下午和老友谈天、讲故事、玩健身器具;专服脑心通、喝红葡萄酒、吃两个鸡蛋和绿色蔬菜、水果。不断运动全身、活动筋骨,增强血液循环,调节五脏六腑,提高免疫力。通过这些体质锻炼和饮食养生,他的身体棒极了,现在除眼、耳、口、鼻因老年退化不能够正常外,其他各方面都显得正常,甚至比退休时还要好。他红光满面,大脑清醒,精神抖擞,心地善良。

周老健康高寿的秘诀还有,就是能够保持一颗良好的心态,当遇到烦心事时就保持冷静,沉着应对,想想别的就化解了;当身体出现不舒服时,摸一摸,按一按,揉一揉,忍一忍,重者吃点药就过去了,从不给子女们添麻烦。

周元彬同志的健康高寿,离不开他平时的辛勤努力,每天坚持全身运动,吃一些对身体有益的养生补品,又保持好的心态,九十八岁不显老,给所有的老同志都树立了一面光辉旗帜。周老人老心不老,他经常教育他的子女们要好好学习,做一个有用人材,为党要多作贡献,儿子周良高襄师毕业后,在县教育局当办公室副主任,工作踏实,责任性强,积极肯干,为人师表,我们祝愿周老幸福安康超百岁。

三、领头四十年、办事暖人心的刘正成

刘正成,1925年生于一个比较贫苦的农民家里,他从小就一身正气,向往天下太平,对伪政府的统治制度刻骨仇恨,对共产党的正义斗争非常拥护,他常说,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贺龙元帅的队伍来到这里领导革命时,他积极踊跃参加,为他们跑腿联络、通风报信。1948年周家湾获得了解放,他真诚肯干,只要是对共产党有利的事情,他都冲锋在前,党组织看重他、相信他,就把很多(绝密)事情交给他去办。1949年8月就发展他为第一名共产党员,同时出任大村农民协会委员,兼管周湾片负责人,打那以后一直在当地担任领导职务,一当就是四十多年,直到六十多岁老了才退下来。

老党员刘正成同志不论官职大小,从不争权夺利,就像一口砖,哪时需要哪里搬,就在哪里放出光芒,不讲贵贱之分。40多年的任职期间,他当过大队书记12年、副书记2年半、大队长11年半、大村农会委员兼片负责人半年、区建材场长2年、公社水管处长3年、大队、村福利院长4年等职,干什么都无怨无悔。刘正成当官经历了许多千辛万苦,大跃进时,他饿过饭,和群众一样挖野菜、啃树皮充饥;文化大革命时他挨过斗,部分不明真相的年轻人和部分公报私仇者借揪“头号走资派”为名,首先罢他的官,然后常开他的批斗会,白天斗、晚上斗,有时还进行武斗,罚站、罚蹲、罚认罪,斗得抬不起头,吃不下饭、睡不着觉,成天筋疲力尽;学大寨时他受过累,外出修焦枝铁路、根治蛮河亲自带队上阵,和大家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有时看到一些十几岁的小孩挑不动土、拉不动车时,心酸地说:“这些娃子们多可怜啊”!便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流。他饿饭、挨斗、受累从没一句怨言,认为干部就是骨干部分,什么事情都要从自己先做起。刘正成是一个最基层抓农业的官,他时刻把一个“农”字放在心上,就是成天要与土、肥、水、种交朋友,认为多土多种粮、多肥多产量、多水多生长、多粮多丰收、多收多贡献。他发动全村各组把坡田改为梯田、梯田改为平田、小块改为大块、旱地改为水田,把七、八、九组改成渠系化式的样板田,在一、二、三组修四座堰塘、水库,在四、五组和六、七、八、九、十组各修一条河堰沟,还建了一个排灌站,在三组寺沟和六、十组连云山栽松树、杉树千余亩,其他组除外,还在三组寺沟挖山种青菜500亩。

刘正成重视抓党、团组织建设,对群众中思想进步、立党为公的积极分子及时纳入党团组织,村民张宗成亮私不怕丑、周良雷牛吃秧苗挑大粪追补肥,推荐他们入党;青年周良秀带头积造肥料,发展他为共青团员。高中学生周安斌毕业回家后,培养他入党接班当书记,自己退二线任副书记扶助工作。关注无党员的后进组,二组冷兆发部队入党,复原后立即提他为支部委员兼治保主任,治理该落后组。

刘正成有一颗慈善的心,青年周良潮兄妹四人父母双亲病故成孤儿,无住房,首先给他们解决住房,然后培养他入团当青年书记;失去双亲父母的施永耀,和奶奶一起相依为命,以多方面照顾她,并培养入团当青年副书记;女青年雷守爱父亲患食道癌过世,安排她到县医院学接生技术,回村后当保健员;一位主村官趁教育改革之机,利用职权之便,想把自己的侄女塞进小学任教,把一名从教近二十年、并已参加了民转工考试的民师拿掉,当时说指标多了一个,后又说差又要换上他的侄女。刘正成说:“人家教书这些年经验也多些,换上她能比他强吗?你们这样做,人家以后要告状,我还帮上一笔”。他就是这样如此坚持真理、说真话的人。

刘正成同志放在哪里都发光,他干一行爱一行,端啥吃啥,从不挑剔,对党忠诚,对政策照办,对领导尊重,对群众热爱,对弱者关注,是人民大众的贴心人。2001年他突然升天离开了我们,终年76岁,生前只享受到了一年120元的生活补贴,现在的优惠政策越来越多了,该享有的他却走了。作为一个建国前的老党员,为党工作五十多年的老干部,却没有获取政策的多大回报而深感遗憾。他虽永远地离开了党和人民,但给我们留下了好的印象和功绩却根深蒂固,我们永远记得周家湾有个建国前的好党员,当过30多年的好村官,为党工作50多年的好干部,他就叫刘正成。他当村官工作出色,和群众有着深情厚谊,大家都怀念他,将他的优秀事迹代代相传,愿他一路走好,儿孙满堂,踏迹前行,一代更比一代强。

周家湾出色的人才很多,这里就不一一列举,象解放前的八府巡案周八爷、云梦县长周亚文、本县县令周开胜、大保长周念伯、保书记周南盖、老中医周少雄;解放后的县公安局长周自清、30多年的中小学校长周元庆、18年的村书记周良明、建国前的老党员胡德富、市一医院的医学专家陈华先、县级会计师张福先等等,这些都说明周家湾是一个荣耀的、了不起的、值得赞颂的地方。

周家湾是归属周湾村管辖的两个自然小镇。我们恭祝周家湾的老少爷们未来更加人才辈出,经济雄厚,生活富裕,身体健康,兴旺发达,万事如意,定会一步一步走向天堂。

最后说一说来到南漳地区的那三位兄弟,是依据什么来说他们是从河南省唐河县杪箕洼大柳树玉石碑那里来的呢?带着这个问题,我走访和检验了一些人,从那里来的人,脚小指头的指甲中间有一条印,像两个指甲一样。倘若不信,周家湾姓周的是他们的后代,流淌有他们的血源,可以检验他们。还有一种标志,说他们有的是被绑走的人,双手爱放后,因为捆绑要双手放后,对这种也可以进行检查和观测与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