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呵护好历史文化品牌 履行好自己神圣职责

南漳新闻网   2020-12-29 17:18   来源:南漳县融媒体中心 关闭窗口

尊敬的各位艺术大师,同志们:

大家下午好!

首先请允许我真诚地感谢《和氏璧》筹委会编剧组对我们南漳的关心、支持和厚爱!这是作为三千年文明古镇一一巡检镇乃至于全县的一件大事,也是世界文明进程中的一项重大工程。受县政府办公室主要领导的委托,我有幸参与学习。竭力宣传世界级文化品牌,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盛事!首先表明我自己的态度:我有责任、有义务竭尽全力地当好“历史文化的店小二”,不折不扣地做好协调衔接和底蕴挖掘工作,切切实实地履好职尽好责。如何履职尽责?我想讲以下五个方面的内容,仅供参考,并请予以指教!

一、搞好服务

和氏璧是一块世界级大文化品牌,在服务过程中,我们必须具有“店小二”热情周到的服务精神和“大国工匠”的精细品格,全面协助编剧、拍摄工作。服务,包括生活、现场考察、收集资料、挖掘底蕴、关系协调等等,巡检镇委、镇政府在生活环境安排、现场考察等各个方面的服务工作都正在有条不紊、优质高效地进行,我本人的重点任务是提供资料,诸如珍贵的史料(包括仅存的两部老县志)以及与卞和、和氏璧、楚文化相关的书籍、材料,尽力满足编剧的需要!因为接手仓促,准备不够充分,很多资料一旦觅得,随时奉送。

二、做好协调

包括部门、镇域之间的关系协调和事情衔接,大师们有要求的话,可以事前及时相告,我会竭诚帮助的,在自己职责和权限范围内,力所能及,尽力而为,也一定会像店小二那样:随叫随到,无事不扰!更相信县内各界一定会网开一面、尽心尽力的。

三、作好研究

和氏璧的“外部环境”非常重要,我们可以先行一步,磨刀不误砍柴工。比方说,金镶坪的来历,金镶坪古称印家坪、蕴金坪,民间也称卞家庄、金镶坪,无论如何,都与卞和、和氏璧有关。1983年,全国统一取消具有“文革”色彩的地方生产大队名称、恢复老地名、或以传统文化底蕴的地名取而代之时,县政府办公室发文命名,遂更名为金镶坪村。

关于名人故里之争抢问题,不管是哪个层面上“有眼不识荆山玉”者想把和氏璧文化品牌“据为己有”,那都是徒劳无益的,不管采取什么“不可告人”的手段,都属于“掩耳盗铃”行为。因为有三点是“惟漳独有”:一昰玉印岩遗址在巡检镇金镶坪村,任何时候都不会被“搬迁”的,且有抗日名将、国民革命军中将师长许长林的石刻“玉印岩”三字以及碑文为证,省政府早在20世纪确定的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原省委书记、省人大常委会主任关广富同志题字“抱璞岩”更是“铁证如山”;二是《湖北通志》、《襄阳府志》、《南漳县志》(清代同治四年、民国十一年版)等史料上的明确载录,任何“胆大妄为”者也是无法篡改的!我们成竹在胸,心底无私,不怕别人“争”,也没有必要与别人“抢”;三是因为南漳出产和氏璧(金镶玉),加之土特产品众多,相传从中唐开始就被誉为“金南漳”,这里之“金”,包括和氏璧品牌价值。但是我们要做好自我防范和科学保护工作,谨防“假做真来真亦假”,守土有责,保护好我们自己珍贵、独特的历史文化品牌尤其重要,有些时候,甚至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捍卫和氏璧的主权。总而言之,我个人认为:一宝不产二地,只产巡检玉印岩,任何人想抹杀历史,痴心妄想!我的一家之言难免偏颇,但也是不无道理的。

四、当好向导

又如,卞和后人一一卞氏家族搬迁的去向,县内楚国之名姓——屈、景、唐氏分布情况,等等,我过去都还有些研究,掌握了一定资料,可以无私奉献,乐意效劳。

五、当好参谋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是我们研究和氏璧文化的法宝。但是,个人不够成熟的观点是:和氏璧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坚硬石头,上世纪80年代,楚文化专家陈心忠先生(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创始人、首任会长)认为,和氏璧就是荆山地区的拉长石(也称月光石)。我个人认为,和氏璧是一块罕见的“顽石”(民间所说的石包玉),石中之石,当然是“核心”之石,可见非同寻常。要不然,卞和为什么要冒着身家性命之险、两次惨遭酷刑之后,依然锲而不舍、忠心耿耿地执着献玉呢?因为相传卞和是一名石匠,他拥有慧眼识宝的过硬本领,他也坚信,别人尤其是楚王一定会“领他的情”,凭自己的超凡脱俗的工匠眼光,为楚国效力的。再说,若和氏璧之材质真的是玉的话,西汉末期王莾之弟王舜逼宫时,皇后怒甩和氏璧,损坏一角,后来以黄金镶嵌,遂成为金镶玉。试想之,皇后力气不大且不说,即使再是发泄不满情绪,她也是舍不得狠心去达到毁灭和氏璧的程度的,“一国之母”情急之下做事也应当是有分寸的。还有,就当时的金石镂刻技术而言,“太刚”则难雕,李斯的“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鸟虫样的篆字是不那么太好刻上去的。个人观点,难免偏颇。

六、搞好运用

和氏璧被誉为“人间第一美玉”、“天下第一珍宝”,肇始于楚文王独具慧眼,也被卞和坚贞不屈的精神所感动,秦朝统一六国后,秦始皇将其定作玉玺,成为封建皇权的象征,和氏璧被神秘化之后,历史上发生了离奇古怪的璧玉争夺战,在千余年的历史长河中,出现了莫名惊诧的大大小小战争和不可思议的形形色色惊险故事。如今,和氏璧的价值已经不在于其质料结构,而在于文化内涵以及难能可贵的卞和献玉精神。热爱家乡、忠于祖国、报效人民的忠诚、爱国精神以及坚贞不屈、矢志不渝的优秀品格,这是我们在新时代必须继承和弘扬的楚人精神。如何借助于这次《和氏璧》电影拍摄之契机,做好玉印岩文化遗址保护性开发利用?这是需要请求筹委会领导和大师们给予“指点河山”“激扬文字”、高抬贵手的,也正是全县人民期盼的。


(编者注:本次座谈会在巡检镇宾馆举行;电影《和氏璧》出品方系湖北木易山川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湖北长江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湖北中部影视有限公司;电影《和氏璧》筹委会办公地设在南漳县水镜湖风景区镜湖路168号青山研究院内;本文作者王善国同志系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第2至3届常务理事、湖北省楚商联合会《楚商智库》成员、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原常务副会长、南漳县政府办公室三级调研员;联系电话:18107107889)

2020年12月25日下午在《和氏璧》电影编剧组座谈会上的发言

王善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