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金南漳”美誉的添花之作

南漳新闻网   2021-04-06 08:03   来源:南漳县融媒体中心 关闭窗口

深读《南漳药用植物志》有感(节选)

王善国

2021年3月下旬,笔者在同一天内分别接到南漳县中医医院副院长窦武、骨伤科主任、副主任医师蒋苏漳两位同志电话告诉的大快人心的喜讯:历时多年、耗费心血、投入巨力的本县药物志书终于出版了,并随后获赠了该志书。作为一名乡土文化爱好者,发自肺腑地高兴。

粗略翻阅,乃知《南漳药用植物志》(刘继斌、刘国玲、答国政主编,华中科技大学出版社2021年1月第1版)是全县第一部药用植物专门志书(以下简称《药物志》),在省市同类志书“大家族”中,无论收集药物数量还是编纂质量,都是名列前茅的。细阅之,深感《药物志》真乃一部良志,县中医医院干成这件伟业,功德无量!人逢喜事精神爽,由此也倒逼笔者不得不聚精会神地拜读,先睹为快,尽情审美。获得赠书的当天深更半夜,依然手不释卷,恨不能一口气阅毕,只是169万余字,加之千余幅彩色插图,又让人“望而生畏”。笔者对这部浩大的“厚本头儿”的“第一印象”是“非常好”,深感这是一部药用植物的“百科全书”,是“八百里南漳”这片“金土地”上的又一重大生态文明和中医药文化硕果。该志书是南漳县第一部全面记载县域内药用植物的大型书籍,也是襄阳市域内第一部正式出版的药用植物志。《药物志》的出版,确实是本县历史上功在当代、利在千秋、造福人民、泽惠社会的一件盛事,备受广大读者称道。



(南漳县荆山牡丹花)

本土读者的良师益友

笔者从小就与中草药文化结下了不解之缘。作为荆山腹地一一殷庄洪河村南山人,在“大集体”时代里,小时候就靠课余、劳余私下里“挖药草”(俗称“打山货”)攒点儿油盐钱度日子,至今对大宗中药材都还“似曾相识”,感情笃深,叫得出上百种草木(包括中草药)的名称。24年前,笔者曾写了一篇《黄姜一一我十四年的书杂费》散文,可见家乡山里黄姜改变了我的命运。此文传播甚广,在《南漳报》发表后,感染力甚强,当时成为在大礼堂召开的全县四级干部会议(县、乡镇[场]、党总支[办事处]、村)休会时的热门话题。很多领导干部主动登门拜访(县政府办机要文书科),诉说彼此同感,切磋交流过去的体验,包括年龄比笔者大得多者,他们都说,只有笔者把他们内心真实想法写活了,写出了大家心忿忿口悱悱的心里话,这是一代人的亲身体验和宝贵财富。黄姜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透视出笔者从小就与黄姜等中草药的密不可分之深情厚谊。

黄姜是一种大众化的常见药物,素有“金黄根”之美称,透过笔者与黄姜的一斑缘情,亦可见广大群众与中药材的感情非同一般。其实,“我十四年的书杂费”中,也包括柴胡、橡子等数十种常见中草药,小时候在山上放牛,“什么赚钱就挖什么”(药草),反正“胡子眉毛一把抓”,“甲乙丙丁”开药铺,先弄回去再整理、分类。每次(天)只要能够拎一篓子药草回去,这也就算是心满意足了,尽管对它们的药性药理从根本上也说不出个“一二三”来。但是,生产大队(即今之行政村)“双代店”(县供销系统分设的代购代销点)门口张贴的药材收购价格表却是我们挖药草的“风向标”。况且,当年笔者写作这篇黄姜散文时,正值全县号召大力发展黄姜产业,山里山外不惜动用良田人工种植黄姜,笔者本意是有心倡导封山育林,因为凭直感,野生黄姜药性十足,这是笔者顺其自然的“经验之谈”。

如今拥有《药物志》,一卷在握,县情尽知,找回了当年挖黄姜的感觉,岂不快哉?


 


(南漳县荆山枣皮)

“金南漳”的添花之锦

南漳县民间传统的看法是,县域内因为山清水秀、旱涝保收、资源众多、物产丰富、农副土特产品应有尽有,而自中唐开始就被称誉为“金南漳”,县内共有各种土特产品达1500多种,一说甚至达1700多种。改革开放以后出版的襄阳(樊)地区(市)志、南漳县志,对于“金南漳”的由来均有明确的载录。

《药物志》在《前言》中载曰:“1983年南漳县开展了本地区的第三次中药资源普查工作,查明县域内共有药用植物1000余种,为湖北省内植物分布种类较多的县市之一”,“2018年南漳县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工作顺利结束,……本次资源普查结果显示,南漳县现有药用植物品种1185种”,可谓硕果累累。一个有力的比照是:《南漳县地名志》(南漳县地名委员会编,1984年3月印)第3页、《南漳风物》(内部资料,南漳县地名委员会编,1983年10月印)第2页均载录了一则相同的资料:“境内还是一座‘天然药库’,许多药材比比皆是。据初步查明,有952种(矿物类16、动物类42、植物类894)”,植物类药物不足千种,实际药用仅有300多种。笔者通读《药物志》,方知“金南漳”遍地是金,“草木皆‘药’”,堪称“药物王国”,“金山银水”是名副其实的“药材之乡”。这次普查,为“金南漳”刷写了新的彩页。社会在不断地飞跃,大自然奥秘也在逐步被探究、解密。我们也情不自禁地感慨:身在福地必须知福!

笔者在县内曾是第一个面向海内外推介“金南漳”品牌的。1992年,按照县政府办公室主要领导、分管领导的要求,为了迎战中国第一个旅游年——“友好观光年”,笔者曾写了《旅游胜地金南漳》这篇简介式游记散文,国内数十家报刊转载,“金南漳”之美名一举推向世人。笔者那时年近而立,正是奋力干事业的黄金年代,深深地感受到“金南漳”确实是“世外桃源”和风水宝地,“金山银水”本来就是一座“天然聚宝盆”。也正因此,才立志研究“金南漳”(以生态文明为主)。前些年还多次呼吁在县内建立逐步“金南漳学”,激发人们了解家乡、热爱家乡的斗志,并拟分批出版已经编辑成型的《“金南漳”探秘丛书》(共17部695万字,已出版2部130万字)。现在通览全志,使笔者大开眼界,拓展了视野,充实了大脑不足,填补了过去知识空白。陡然间,觉得自己仅沧海一粟,“夜郎自大”之感顿然而涌。不过,笔者更加信心百倍的是,有全社会支持,有新世纪荆山生态文明的杰作一一《药物志》当好后盾!

植物中药,生态为首

志书就是以地区为主,综合记录该地自然和社会方面有关历史与现状的著作,又称地志或地方志,具有存史、资政、教化等重要作用,也是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范畴,《药物志》属于专门志。“存史”就是载明本县药用植物的分布情况,作为药物史料;“资政”就是帮助治国理政,具体而言,就是为县委、县政府决策提供参考,为全县中心工作发展服务,而且打基础管长远;“教化”就是感化或引领群众进入更高的文明境界,《药物志》在全县四个文明建设进程中功不可没。



(南漳县荆山野花)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的意见》(2019年10月20日)中指出:“中医药学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创造,是中国古代科学的瑰宝,也是打开中华文明宝库的钥匙,为中华民族繁衍生息作出了巨大贡献,对世界文明进步产生了积极影响”。南漳县拥有悠久的文明发展史,相传神农炎帝曾经在荆山地区采集中草药、解除民间疾苦,炎黄文化底蕴厚重。据了解,解放前,本县民间过去有名气的老药铺较多,民国年间县内有中药店80家左右,县城知名的药店有“复兴久”、“普森春”、“同春林”、“东升乾”等,武安镇知名的药店有“陈东升”、“周庆余”等,这些“老字号”药铺名闻遐迩,也方便了周边县救死扶伤,在社会发展和人民生产生活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本县历史上的出口境外海外类药材有桑蚕鲜茧、黑木耳、白木耳、构耳、蘑菇、香菌、核桃、蜂糖、白果、冬花、柴胡、杜仲、丹皮、桂花耳、半枝连、五倍子、桔梗、棕树子、五味子、辛夷花、银花、黄连须、白果树叶等20多种,桑蚕、银杏、冬花一度成为赚取外汇的大宗商品,中药产业之兴旺发达成为外向型经济的“重头戏”。

“十四五”期间,全县将坚持“三县统领”(生态立县、产业强县、活力兴县),打造中国有机产业示范县、全省绿色发展示范县,药用植物是绿色有机的重要组成部分,理应一马当先,成为生态立县的急先锋。《药物志》的正式出版,大力普及中草药知识,保护和应用好全县药用植物,也是落实县委、县政府重大决策的有力举措。

今年2月下旬召开的县委十四届十一次全体(扩大)会议暨经济工作会议把“品牌南漳”确定为会议主题,审议并通过了《品牌南漳建设五年实施方案》,推动“品牌南漳”建设各项工作任务落实落地,为全县经济社会发展注入新活力。作为全县第一部系统全面介绍本地药用植物资源的专业化志书,“品牌效应”善莫大焉。大力发展中药材产业,全面挖掘中药文化底蕴,是打造“一县一品”、“一业一品”的重点工程,必将进一步擦亮“金南漳”品牌。我们也坚信:通过社会各界的共同奋斗,浩翰莫测的“南漳药用植物”,一定会成为更加亮丽的“金字招牌”。

行业志书的典范

俗话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南漳县作为全国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成员单位后,国家二甲中医医院(拟创三级乙等)、 全国示范中医院——县中医医院作为这项利国惠民的重点工程的承办落实单位,责无旁贷,职责神圣,牵头领军,使命重大。这部堪称新时代的县域《本草经》,就是来源于“逐步调查”。据我过去耳闻目睹或道听途说所知,这个像“接力赛”一样的普查团队,如果用下列成语,诸如“跋山涉水”、“坚韧不拔”、“持之以恒”、“精诚团结”、“和衷共济”、“追求卓越”、“勇创一流”、“克难制胜”……的话语,大家感觉到其中的份量确实还轻了点,都不足以尽情表达全体队员对中药资源的这份爱心,也难以彰显编委会成员、普查队员那种历经千难万险的革命豪情和精益求精的科学壮志;“带病坚持”,“风餐露宿”、“废寝忘食”、“披星戴月”……之类成语也是普查团队中司空见惯的,亦自不必言。据县中医医院专家们介绍,全国中药特色技术传承人、《药物志》主编之一、药剂科主任刘国玲同志每次采药全程带队,对这部药用植物志的出版付出了诸多心血和汗水,事迹突出,精神可嘉,令人钦佩,感人肺腑。也正如人们所说的那样,《药物志》是“中医院人”“踏破铁鞋”的集体智慧结晶。因为虽说是普查团队的“份内之举”,但平时(工作日期间)都各自肩负着重要工作任务,很难聚集,只有充分利用节假日或其他闲暇,方可集中优势医力,专心致志地“围猎”各类野生药物。很多时候都是院方统筹兼顾,通过“调休”方式(其实并未休息)予以圆满成功的。

读万卷书,寻千种药。普查成员们足迹遍山乡,累记叠加可谓“万里征程”,吃苦耐劳、百折不挠的长征精神、延安精神得到完美地展示,亦渗透着筚路蓝缕斗志、大国工匠品质、求真务实作风、科学严谨态度。这条漫长的普查线路,在今后的历史长河中,或许将形成一条纵横县域境内的“万里药道”呢!这条线路如果能够“申遗”的话,亦是子孙后代的鸿福了。

离第三次全国中药资源普查工作已经近40个年头,对本次普查队员来说,毫无疑问都是“新手”,“摸着石头过河”亦乃顺理成章之事,成为“家常便饭”。但是,富于创新意识的“中医院人”勇往直前、义无反顾,却干出了惊天动地的宏伟业绩,也为今后县域内编纂各类志书树立了很好的标杆。这其中固然依赖付出的心血和汗水,但他们的心灵深处仰仗的确是发扬“为民服务孺子牛、创新发展拓荒牛、艰苦奋斗老黄牛”精神,“冰冻三尺”又何妨?千辛万苦挡不住普查团队的豪迈步伐。还是老话说得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有志者事竟成;路遥知“药”力,时久见人心!相信走自己的路,必然会成功!

笔者作为《南漳县志(1986——2007)》(湖北省地方志丛书,南漳县人民政府、南漳县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湖北人民出版社2012年1月第1版)编纂委员会成员、执行副主编,深知“采得百花”方“成蜜”,志书编綦极端艰辛。笔者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志书迷”,对于仅存于世的两部旧县志(清代同治四年版、民国十一年版)的学习和运用,也是有口皆碑的。对近些年来县内陆续出版的各类镇志、部门志、行业志(专门志)、村志都有着特殊的情怀,也参加过部分志书评审会,每当获得赠与新志书,必然一读到底,抄摘引用,并悉心收藏,也作出过评点。个人认为,这部耗时较长、涉面过大、投资不菲、装祯精美的《药物志》,不愧为开创先河,更说得上“完美无缺”矣!笔者虽系药理药论之外行,但对“山货儿”的识别功夫依旧“老骥伏枥”。作为一名数十年从事文字材料工作的“老公文”、“笔杆子”,也是被同事们认可的“公文专家”,在浏览这部精制志书过程中,并未“扫描”到有啥差错。

结束语

中医药是人类社会的瑰宝、祖国的“国粹”,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与大自然作斗争积累下来的珍贵财富,为国民的健康事业发展担当了巨大的历史使命。在“回归自然”的世界浪潮中,中药越来越受到关注,中药产业作为一种“健康友好型”产业,呈现出良好的成长状态。“金南漳”处在被称为“动植物黄金分割线”的北纬30度线左右,发展中药产业可谓天时、地利、人和,政策优惠,环境优越,中医药产业将迎来新的春天。“踏遍青山……”,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南漳县荆山野果)

盛世修志,鉴昔知今。祝愿本县中医药事业如日中天。正如湖北中医药大学副校长、湖北省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专家组组长、国家中医药领军人才支持计划——岐黄学者王平教授在《序一》中所评价的:“《南漳药用植物志》详细介绍了各种植物的形态特征、拍摄地点、生境分布、药用部位、功能主治等,每一种植物配有原植物生境照片”,“将为今后南漳县中药资源研究及中药产业发展提供珍贵的基础资料,是南漳中药产业发展的基石,必将为南漳卫生健康建设和中医药发展做出积极贡献”。

春风又绿江南岸,读志多遍更新鲜!

2021年3月29日始稿,2021年4月5日第6稿

(编者注:王善国同志曾经担任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第2至3届常务理事、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原常务副会长、襄阳市《汉江智库》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南漳县政府办公室三级调研员,联系电话:181071078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