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漳新闻网隆重上线
南漳文化 > 楚文化

红了樱桃想起鸟

南漳新闻网   2021-04-19 15:10   来源: 南漳作家公众号 关闭窗口

红了樱桃想起鸟

王善国



我的家乡位于南漳县荆山腹地——城关镇南山(己并入洪河村),以拥有“小三峡”而蜚声荆楚大地,并被誉为“桃源仙境”。这里民风淳朴,传统文化底蕴厚重。虽说家乡就在“县城脚下”,但是一生从未到县城逛过街、赶过集、上过馆子者,大有人在。若不是党中央、国务院实施精准扶贫战略,很多上了岁数的人还真的是“不知有汉,无论魏晋”呢!

这里山好水好人更好!世人评价说,南山是出人才的好地方。一方山水养育了一方人,对于我在老家生活了10多年来说,是有切身体验的!我深深地热爱着家乡的一草一木!随着“五一节”的临近,又在街上买了“红彤彤”的樱桃以飨口福,我的脑海里立马儿放映出小时候在樱桃树上与山鸟(喜雀儿、阳雀子)争吃又红又大的樱桃的“陈年旧事”,历历在目。今撮录如下,以供分享!

我出生在三年自然灾害期间,因为家庭困难,没有劳力挣工分足额得到应有的口粮,就只好向山林、荒野要饭吃。板栗、柿子、核桃、花椒、橡米子、野菜……,应有尽有,聊以驱逐饥饿感,因“野食”过多,“野营”过剩,以至于现在年逾“知天命”之后,仍然视力极佳,倒是“福之所依”呢!

我们屋场共有5户人家,西北角有4棵祖辈留下来的大樱桃树,每到这个时节,我们都翘首以盼:樱桃啥时候红啊?早晨起来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飞快地跑出去看:樱桃红了吗?中午、下午放学回来把书包一甩,就跑到樱桃树底下去了,总希望绿色、浅黄色樱桃果子能尽快泛出红晕来。不管如何,以睹为快,吃了算数!“有好果子吃”,确实是我儿时梦寐以求的最高境界。



刚开始青睐樱桃,充其量也才两三岁吧!是屋场里大人带着去的,大人们包采摘供应,我只管犟吃,反正“胃缺食”。有时为了哄我开心,大人们把我举得高高的,在树枝上摘几颗红的,成为我象征性的“劳动成果”,那才叫兴高采烈、喜笑颜开呢!

后来又长大了些,就逐步摆脱依赖大人们“吃现成儿饭”的心态,响应当时广播高音喇叭的号召,“自巳动手,丰衣足食”,“不劳动者不得食”!慢慢儿地练习着也能爬上树去“亲口尝一尝”!

我小时候体质瘦弱,爬在樱桃树上,在青枝绿叶的掩映中,大人们总是发觉不了的,不然就会以担心掉下来摔伤为由,而不准我自个儿上树去的。有时大人们就在树下,也被“一叶障目”,从而使我那时小小年龄居然也“高高在上”地尽情享受着。



尽管隐藏之深,“哪有不透风的叶”?还是被一些独具慧眼的“好朋友们”发现了!它们是在天空飞翔后落脚于树上准备放开肚皮饱餐一顿的鸟儿们!

俗话说,人畜一般,鸟通人性!也许正因为鸟儿们“通人性”,我也才觉得鸟儿也喜欢与我们这些小朋友们“闹着玩”,“对着干”,它们有时甚至不敢欺老,但却专门欺少,“不近人情”的做法,叫我至今耿耿于怀。

小孩子们胳膊短,没有力气,好不容易爬上去,而一满枝红樱桃偏又摘不到,这时鸟儿们就捷足先登,悠闲自在地一粒一粒地品尝着,还大大趔趔地东张西望,弄得我们垂涎三寸,又无可奈何,眼睁睁地看着它们尽享美味大餐。

鸟儿的飞行速度之快,动作敏捷,这是我们所不俱备的先决优势。看到树上头有一满枝子红霞霞的樱桃,但待我们急忙急促地爬上树去,刚刚够搬到枝条,可是鸟儿们早就“先下手为强”了,最红的,最大的,成了它们的“快餐”。剩下的都是黄中泛白、有待于继续留守的、“有培养前途”的“青年积极分子”。干着急是常态,我们有时候也曾幻想,自己咋儿不超生变一只鸟儿呢?那该是多么“潇洒地飞一回儿”啊!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这也权且算作是孩提时代的初级理想!

最可恨又可爱的是,鸟儿有时也公然明欺负人!对那些“高不可攀”的红樱桃,我们是“鞭长莫及”、“可望而不可得”的,只能抱着树杆“干瞪眼儿”。这时鸟儿们就肆无忌惮地施展它们的“整人”伎俩,嘴里含着一颗或几颗红樱桃,在树上围绕人上空盘旋着,还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不过嘴里含有东西就显得声音模糊。仿佛在向我们炫耀、示威、挑战,表达荣耀、致谢之情呢,亦或真的闹着玩儿呢!



记得有一次,一只大喜雀公然飞到我的肩膀背后树枝上,似乎是在庆贺丰收的喜悦,又像是在评判说:我为什么不如它那样能干呀!我急得心里痒痒的,垂涎欲滴,但就是眼高手低,无计可施,任其“宰割”,抢夺胜利果实!大概也是鸟儿看出了我们的“破绽”一一不敢松手,否则掉下来会摔伤人的,同情之心,也由然而起。吃饱填够之后,它们就拍着翅膀,溜跶去了!

最难缠的还是那些成群成砣的鸟儿(集体),估计是母子情深、抱团“上阵”,亦或是邻里团结,一呼百应,形成战斗团队,这样就叫人招架不住了,几乎无法“下手”去摘。说它们烦人也是,毕竟干扰了人的生活,说它们可爱也行,因为它们从来不伤及(伤害)“吃货们”(树上的人),且时不时地还向人们点头、扭嘴、撒翅,表示亲妮,弄得人们感到它们既可亲近,但确实又不太愿意看到它们。一旦某次不遇见它们,反而又不习惯了,人与鸟儿在和平相处的融洽气氛中各司其职。樱桃成熟期较短,以致于平时走在樱桃树底下,都要自然地仰望上面有没有鸟儿,还是不是那些贪吃樱桃的鸟……。习惯成自然,四季如此。也因那时信息闭塞,我们见不到外面的世界,与鸟儿同乐,情趣无穷,荆山民间爱鸟护鸟成为一大风尚,可以管见一斑。

我在幼小的脑海里总是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鸟儿们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公开“欺负”我们呢?既不是冤家路窄,也无怨无仇呀!还是隔壁一个叔叔细心观察后告诉我:飞在樱桃树上的喜雀的安乐窝儿,就在我家堂屋正后面山上那根老桦栎树上,阳雀子就在我家屋后竹园里做窝!难怪呢!俗话说得好:熟人好办事!一回生二回熟!还有一句“话中之话”一一鬼迷熟人……!学校“麦收四快”放假后,我们作为小学生在生产队集体农田里驱赶吃庄稼的鸟儿们,说不定正是要赶走它们这些“厚脸皮”呢!



1975年秋季,我考入殷庄中学求学四年,离家20多里,很难再与鸟儿们抢食家乡的红樱桃。学校附近也有樱桃树,但所有权是人家的,也只能老远干看得一看,当时有无鸟儿飞在树上美餐,我现在根本就没有印象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1979年秋季,我又以优异成绩考入沐浴公社中学(高中),开头每半月回家一次,困为错过吃樱桃季节,也就没有必要再去樱桃树下徘徊。后来要夜以继日地复习,“头悬梁锥刺股”,迎接高考大洗礼,整个学期都不回家了,从此也就断了“观樱”的念头儿!

1981年秋季,我以恢复高考制度后第五年的欢欣之情进入襄阳师专深造,在古隆中风景区,但见都是观赏性樱花……。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远离小桃源、深居喧嚣闹市的我,无时不在思念着老家抢吃红樱桃的鸟儿们!

今天家里刚买的新上市红樱桃,味道特别鲜美、清甜、可口,又一次勾想起了老家的鸟儿!颇为遗憾的是,当年的老桦栎树早已被砍伐,竹园已平整为屋场。但备感欣慰的是,退耕还林、封山育林之后,大荆山到处鸟语花香,成为野兽乐园、鸟类天堂、各类动植物基因库,“雀来燕去自在飞”,再现荆山原始生态环境美好!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共建美丽家园!



后记:南漳县是襄阳都市的樱桃之乡,樱桃产业在助推农民脱贫致富奔小康战略中功不可没。今年疫情之后,面临着健康行为、消费观念、出游方式以及樱桃销售渠道和促销办法都将发生巨大变化,为此,我个人倡导“四化”“樱销”策略——网络化、个性化、专业化、技术化,希冀本文能够勾起广大消费者的味蕾,引发舌尖上的美味……。万变不离其宗,原生态、健康性、有机化的“南漳樱桃”一定会飞进都市寻常百姓家,落入那些“喜樱”群体之尊口,果农们依旧满心满意,盆满钵满。



作者简介:王善国,湖北省荆楚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襄阳市楚国历史文化学会常务副会长、南漳县人民政府办公室三级调研员,主编并出版的代表作有《金南漳·荆楚之源》(上中下册)、《荆山楚源地·南漳有好茶》等百万多字专著。